无名

谢谢你喜欢我!
手游狗 低产困难户
急需一个人每天及时把我赶出游戏

【GTM银土】会争论谁比较受欢迎这种问题的不是单身狗就是恋爱中的笨蛋


114话衍生,银土已经开始在私下交往的设定。
发生在土方拒绝栗子小姐不久之后的某一天。
OOC预警。一个讲述别扭的两人的小片段。
银桑1010生日快乐ww



        “请,土方特制特大碗。”

        一碗散发着诡异的黑气的蛋黄酱盖饭被摆到了土方十四郎的面前。正当他拿起筷子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伴着脚步声突然从身后传来。

        “老板,和以往一样。”

        身旁的椅子被拉开,银色卷发的武士一屁股坐了下来。

        “红豆阿银特制盖饭一碗。”

        米饭上堆着红豆山的奇怪料理被摆到了蛋黄酱山的旁边,土方的动作僵住了。而坂田银时只是一如往常地挖着鼻孔,斜眼看向他,语气里充满了嫌弃:“什么?今天你也休假啊。真是不幸,本来以为能够安安静静地享用美食的。”他皱着眉头盯着那碗淡黄色的盖饭,“无论看多少次,果然还是受不了。你这家伙对于食物的品味真是太糟糕了。”

        “这应该是我这边的台词吧!”脸抽搐着,土方瞪了回去,“你那甜的要命的盖饭也没有别人吃的下去吧!”

        银时一副“我什么都没有听见”的表情,转过头去,弹掉了手指上的鼻屎,继续说道:“真是不可思议啊——那个女孩,明明长的那么可爱,却和你一样喜欢这种狗食。”

        土方头上青筋暴起。“你说什——”但他还被说完就被银时打断了。

        “能看见哦。”银时将头靠在自己十指交叉的手掌上,目光瞟向了另一边,“她说蛋黄酱好吃时,你那副仿佛找到了灵魂之友的表情。”

        “吵,吵死了!终于有人和我一样懂得欣赏蛋黄酱的美味我当然很开心啦!”土方看回自己面前的盖饭,“真的很好吃啊!”

        他端起碗,带着些许得意宣言道:“蛋黄酱盖饭已经两票了!”

        “所以我才说你这种黑直发的孩子最讨厌了。女孩子都——喜欢你这种类型,居然连这种东西也能拐到一票。”银时也端起了碗,“真好啊,阿银我也想变得受欢迎啊,被许多好女人围绕着什么的——”

        “什么啊,”听到银时的牢骚后土方笑了出来,“要说好女人的话,你的身边明明......也不少的......”他的声音突然变小了。

        “哎?在哪里?好女人在哪里?”银时嚷嚷道,“我的身边哪里有好女人啦!完全没见过啊,那种东西。”

        “真是个白痴......”土方喃喃自语道。给我稍微有点自觉啊,混蛋。

        “啊?”银时举起手放在耳边,把脑袋凑了过来,“你说什么?”

        “我说吵死了——”



        两个人之间的争论没有继续。安安静静地吃完了饭后他们一前一后走出了饭馆,开始漫无目的地在街上并肩走着,说不清楚到底是谁跟着谁。

        土方向银时的方向瞄去,对方正注视着一旁的店铺,死鱼眼依然无精打采,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虽然一直看起来是个吊儿郎当的天然卷......土方想道。但意外地是一个很可靠的强大的家伙。他曾拯救过很多人,而现在也守护着很多人。

        那是一个十分耀眼的男人,人们都被他所吸引,在不知不觉间聚集到了他的身边。

        不只是女人......

        我也......

        土方站在人群之中,与其他人一起,望着在一片黑暗中发出了坚定而温柔的光芒的那个男人的背影。

        他努力地向前伸出了手。

        对于这样的你,被这么多人爱着的你,我......

        “喂——多串君——”

        思绪被打断土方回过神来,发现他们停在了一家团子店前。

        “我想吃团子了。”银时看着他,说道。

        “想吃就自己去买啊!”

        “但是,”银时挠了挠头,“刚才的红豆盖饭已经花掉了阿银钱包里的最后一分钱了——”他摸出了自己的钱包,开口朝下抖了抖,以证明里面真的已经空无一物。“你看,连一枚硬币都不剩了!”

        “没见过你这么要别人请客还这么理直气壮的啊!”



        “真是的......”

        土方把曾用来盛团子的盘子放在了一边,空出手来摸出来一支烟点上。此时他和银时正背靠背坐在伞下,他身后的那位晚他一步慢悠悠地吞下最后一个团子,把木签搁在了自己的盘子上。

        “喂,我说啊,”一阵短暂的沉默后,坂田银时终于开口了。“这样真的好吗?”

        “?”土方疑惑地看向他。

        银发武士保持着抬头望天的姿势,手向后撑在了凳面上。

        “你。”他说道,明明是在做解释却似乎并不打算说的过于明了。“就这样下去真的好吗?”

        土方一怔,随即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哼。”他的嘴角抑制不住地往上扬了扬。

        “这种事情,”他回答道,“不是很早以前就已经决定了吗。”

        他也把手往后移了移,碰到了恋人的手。

        我明白的,你是个猥琐邋遢,连团子钱都掏不出的废柴,经常把自己卷进危险的事情里,不知道为此受过多少次多严重的伤。

        认为我还是离开这样的你比较好吗?以为我会离开这样的你吗?

        好不容易才抓住了,怎么可能放手啊。

        我们两个人,居然都在担心同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哼。”银时也笑了起来。他抬起手来,紧紧地握住了土方的手。

        “也是。我还真是问了可笑的问题。”

        今后,也会这么一起走下去。

        两个人这么想道。


         Fin.



评论
热度(15)

© 无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