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谢谢你喜欢我!
手游狗 低产困难户
急需一个人每天及时把我赶出游戏

【漫威JOJO混同/锤基&乔迪】当我们在谈论弟弟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感觉乔迪和锤基这两对兄弟意外地有很多重合的属性,于是就有了这个奇奇怪怪的脑洞。

 

        只是一个简单的片段。小时候的大乔和锤哥聊起了自己弟弟。年轻人啊你们对弟弟一无所知

 

        不是什么正经文。

 

        说不定会有后续。

 

        但不会有姊妹篇《当我们在谈论哥哥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嘿,乔乔,你在这里做什么?”

 

        当乔纳森注视着墙上的壁画时,一个声音突然在他的耳边响起。他吓得往后退了一步,转过头来,发现一个金发的男孩正站在自己的身后。

 

        “索尔!”发现是朋友后乔纳森放松了下来。“我以为你应该在和迪奥聊天?”

 

        索尔耸了耸肩。“我发现你不在,就跑出来找你了。”

 

        乔纳森舒了口气。迪奥就像一个侵略者,逐渐抢走了他拥有的一切。今天父亲带着他和迪奥去拜访了奥丁爵士,目的之一自然是隆重地介绍一下自己刚刚收养的出色的新儿子。他本以为原来的好友圈中仅剩的索尔终于也要离他而去了,然而老朋友还仍然记挂着自己,这令他十分感激。

 

        “所以......你认为他怎么样?”他小心翼翼地问道,“我是说,迪奥。”

 

        “他确实是个令人愉快的家伙。”索尔爽朗地答道。“但是——”他打量了一下朋友,得出了结论,“你似乎看起来并不高兴。”

 

        乔纳森叹了口气,转过头去看向那些画。这条走廊上挂着的是阿斯加德庄园各任家主和描绘了他们的丰功伟业的画像,这个古老的家族的祖先据说来自北欧,有着近乎千年雄厚而荣耀的历史。在所有学科中乔纳森最感兴趣的便是考古学,受父母的影响家中也有不少价值昂贵的文物珍宝,但此时他早已没有了研究它们的心情。他盯着那些僵硬的面孔,片刻后张了张嘴,相比说话更接近于自言自语:“我真的不明白。”

 

        “什么?”索尔愣住了。

 

        “我不明白。”乔纳森微微提高了音量,“我真的不明白迪奥为什么总是针对我。”

 

        “他针对你?”索尔疑惑地重复了一遍,“发生什么了?”

 

        乔纳森重新转过身来面对朋友,看起来已经憋屈了很久。他与索尔都是备受宠爱的天之骄子,一直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而如今他却一落千丈,失去了一切。

 

        “我们见到的第一面,他就狠狠地踢了我的爱犬丹尼。我想帮他拎一下行李,结果他却打了我一拳。他开始处处针对我,随意把我的东西据为己有,故意让我在朋友们面前出丑,散布关于我的谣言,害得大家都在嘲笑我......他还在什么方面都表现得比我优秀,所有人都向着他,害得我一直在被父亲骂。”

 

        “我明明只是想和他搞好关系......”

 

        “迪奥他在所有事情上都表现得是令人羡慕的完美,所有人都喜欢他,围着他转,但他为什么唯独这么讨厌我呢?唯独在关于我的事情上......他表现出了不可思议的恶劣。”

 

        “唔......”或许是因为听到的内容过于出乎意料,索尔也陷入了沉默。

 

        “而终于,就在上周。”乔纳森握紧了拳头,“他......强行夺走了我喜欢的姑娘的初吻。仅仅因为她与我关系亲密,就这样玷污了一个心地善良的姑娘的名誉,作为一名绅士,迪奥的行为终于超出了我容忍的限度。我......愤怒地冲回家,跟他打了一架。我真的把他......打哭了。”

 

        “后来第二天早上,仆人在烧垃圾的时候发现有人故意把丹尼关进了一个箱子里丢入了垃圾桶中。丹尼就这么......被烧死了。我怀疑这是迪奥对我的报复,但是没有任何证据。”

 

        “我的一切都被他以卑鄙的手法夺走了,索尔。”乔纳森说道,在漫长的倾诉结束后,他的语气已非常平静。

 

        “我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下去,迪奥又会怎么对我。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他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脸,疲惫地说道。

 

        若在平日里索尔听到这类事情定然会勃然大怒,并扬言要狠狠地揍那个臭小子一顿,且在听乔纳森叙述的时候他也确实看起来十分愤怒。但他最终收起了自己的脾气,并逐渐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你知道我也有个弟弟吧?”他说道。

 

        乔纳森点了点头。他记得那个黑色头发的小男孩。与他和迪奥一样,奥丁森兄弟有着一金一黑的发色,不过他们是亲兄弟。兄弟两人的性格截然相反,哥哥索尔为人豪爽不拘小节,而弟弟洛基喜好安静,甚至有点孤僻。

 

        因为洛基向来独来独往,因此乔纳森对他并不熟悉。他对于这位弟弟最初的印象始于许久之前他与索尔以及索尔的朋友们一起疯闹时,那个在角落里偷偷看着他们的孩子。但当索尔问他要不要一起来时他只是翻着书,抬起头来向他们投来厌恶的一瞥,干脆地答道“不要”,随后抱着书回了大宅。

 

        回想起刚刚再见洛基时的场景,乔纳森忽然觉得他与迪奥似乎有那么几分相似。洛基还是穿着着整洁的西装,将自己打理得一丝不苟,待人接物仪态优雅。然而与备受欢迎的迪奥相比,洛基似乎不屑与他人接触,而人们也似乎并不喜欢他。尤其是在家中,虽然索尔总是抱怨那么难的功课洛基还能门门做到满分,但奥丁明显还是更偏爱他。兄弟两人中,人们总是非得全都倾向于其中的某一个不可么?

 

        “实际上,洛基,”索尔说道,“是个——”他琢磨了一会儿,似乎是发现没有比这个词更适合来形容自己的弟弟了,随后只好把它说了出来:“小恶魔。”

 

        “他特别喜欢恶作剧。尤其是对我,还有我的朋友们。”

 

        听到索尔突如其来的坦白乔纳森有些吃惊。那个洛基?不过想到迪奥对自己和对其他人也完全是两幅模样,他觉得这也不是那么奇怪了。

 

        “他总是给我找各种各样的麻烦。沃斯塔格第一次来家中的时候他往他的杯子里加了泻药,害得他下午几乎一直都在不停地跑去厕所。他假装女生给范达尔写过情书,耍了他一个月。他割了霍根的弓弦,结果他在我们面前射箭的时候弓弦就突然被拉断了。”

 

        “他知道我喜欢蛇,就用一条蛇做诱饵,我开心地跑过去的时候一脚踩空滚下了山坡,还磕到头晕过去了半天。后来他惊慌失措地去找母亲帮忙才把我救起来。”

 

        索尔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乔纳森向他投来同情的目光,他没想到朋友的生活其实也从来并非是那么一帆风顺。

 

        “当然,他把我惹得最生气的一次还是前年。他趁我的未婚妻希芙睡觉时,把她的头发都剪掉了。当时希芙一直在哭,我非常愤怒,抓住他狠狠地打了他一顿。”

 

        “我现在还是挺后悔的。”他小声嘀咕了一句。“总之,这件事惊动了我的父母,洛基被严厉地责罚了一顿,希芙在她的头发重新长回来前不得不一直带着假发。”

 

        “弟弟真的很令人头疼。”索尔最后总结道。“但是——但是——”他试图找到合适的话语。

 

        “他一直都在”他最终这么说道。

 

        “这是一种挺奇妙的感觉。他会一直在这里,和你一起生活,一起长大——无论你喜欢或者讨厌他。你会跟他分享一切。”

 

        “我相信我的弟弟。我们虽然会争吵,我会很粗暴地对待他,对此我感到很抱歉——但我想我爱他。”

 

        索尔说完后,仿佛忽然回过神来。他挠了挠头:“抱歉,我好像......说了偏题了。”

 

        “不,你的话很有启发性。”乔纳森说道。

 

        “我与迪奥的情况确实与你们不一样,但我想对于兄弟,一些事情还是相通的。”

 

        “我一直很迷茫我为什么会被迪奥一直欺负,我想我真的没有做错过任何事。然而奇怪的是,虽然还谈不上喜欢,但是即使迪奥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我......也无法彻底地讨厌他。”

 

        “或许跟你说的一样,我要相信,以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吧。”

 

        “谢谢你,索尔。”他真挚地道了谢。

 

        “没什么。”索尔耸了耸肩。

 

        两个男孩与对方碰拳,相视一笑。

 

        虽然心中尚存疑虑,但真的存在着那么一刻,男孩单纯地相信着,与自己的兄弟和谐共处的未来。

 

        Fin.

 

        送走大乔的王大锤回头看看自己乖乖在房间里看书的弟弟不得不在心中暗暗感叹弟弟果真还是亲生的好啊,万万没想到多年后会捂着自己被捅的肾并发现自己的弟弟竟然也是领养的

 

        在某个平行宇宙里未来他们还会发生这样的对话。

 

        锤哥:原来我弟是嫉妒我想抢我的王位。

        大乔:原来我弟是想抢走我的一切霸占我们家的财产。

        锤哥:我弟自称阿斯加德救世主。

        大乔:我弟被称为恶人救世主。

        锤哥:我弟其实超好的人不坏只是有点叛逆还被洗的越来越白。

        大乔:打扰了,告辞。

评论(3)
热度(71)
©无名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