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谢谢你喜欢我!
手游狗 低产困难户
急需一个人每天及时把我赶出游戏

【反逆白黑】异界返还

       
        一个来自异世界的勇者打败了大魔王后把大魔王打包回自己的世界的故事

        流氓勇者的鬼畜美学AU片段试写

        Geass雀和Code修出没 关于Code修的设定有参考弥撒太太的十字架线

        枢木朱雀望着眼前的大门,握紧了肩上的背包带。他深吸了一口气,迈开腿跨了过去。

        待他整个人连同身后的大背包都完全进入了门对面的世界后,白色的光门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耳边响起了独属于夏天的蝉鸣,打破了压抑的沉默,带来了几分生机。朱雀缓缓睁开眼,熟悉的鸟居进入了视线。此时已是深夜,暗红色的鸟居上映出点点清冷的月光。朱雀紧绷的脸终于放松下来,露出了几分安心的表情,但他的嘴角才微微扬起就被狠狠地压了下去。他向后瞥了一眼自己那异常巨大的背包,快步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朱雀把背包放在了榻榻米上,拉开了拉链,一个黑发少年正在里面安然沉睡着。他小心翼翼地把少年从包中抱出,放在了床上。在凝视了那少年片刻后,他又把目光转向了已空无一物的背包,用做梦般地语气喃喃道:“没想到罗伊德先生的干扰器真的成功了......”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怀表,小巧的秒针正忠实地执行着它的使命一刻不停地向前走去。

        虽然离开的时候没有注意时间,但隐约记得也差不多就是这么一个独自在神社外徘徊的深夜里。他恍惚地想道。时间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真的完全暂停了。

        朱雀将表收了回去,坐到了床上,动作很轻,床近乎没有丝毫颤动。少年的表情也没有变化,仍然沉沉地睡着。他伸出手来把试图把少年凌乱的刘海拨开,露出了空无一物的额头来。

        做梦,是的,真的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名为枢木朱雀的少年的经历如同做梦一般荒诞不经,但放在如今的这个世界里又可以说是见怪不怪了。

        近三十年来世界各地陆续出现了十多岁的少男少女被召唤到了异世界的神秘现象。他们某一日突然就被召唤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并在返回原来的世界后发现时间并没有流逝。返还者往往学会了来自异世界的魔法或者其他特殊的技能,而且这些能力还能够在这个世界中继续使用。需要注意的是,从目前得到的数据来看,待在异世界的时间不可超过五年,超过了便会被认定是属于异世界的人,不能再穿过连接两个世界的【异界之门】。

        朱雀被召唤到的世界和他本所处的世界十分类似,依旧是那个有着熟悉的七大洲五大洋的地球,然而却被分为中华联邦、EU和布列颠尼亚三个大国。朱雀一进入那个世界便被卷入了一场战斗中,在天空中在陆地上打斗着的机器人令他惊诧万分。万幸的是在如此混乱之中有一个棕色头发的女孩子救了他,并在见到他的瞬间惊喜地大声喊出了他的名字:“朱雀!是朱雀吧!太好了,原来你还没有死啊!”

        朱雀花了一点时间才把面前的长发少女与记忆中友人那个扎着小辫子的妹妹对上号。他尝试地问道:“是...娜娜莉吗?”并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能够和你重逢真的是太好了。”娜娜莉说道,“这下,或许哥哥说不定就能......”

        听到少女的话朱雀愣了一下。

        “哥哥......是指鲁路修吗?他......没有死吗?”

        这次轮到娜娜莉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朱雀,你什么都不知道吗?”

        两个人又进行了一番交谈才明白自己并非是对方所期盼的那个人。或者说是,但又不是那一个。朱雀埋在心里的一些猜想得到了证实,他确实被召唤到了异世界。他并非是这个世界里原本的那个枢木朱雀。这挺稀奇的,以前只听说过有人会被召唤到需要勇者打败大魔王之类的RPG风格的世界里,但跑到一个和原来的世界差不多的平行宇宙这种事真没听说过。朱雀想道。虽然除了娜娜莉和鲁路修以外他也没有再在这个世界里碰到其他他认识的人了,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所以我失去了我的鲁路修,你们失去了你们的朱雀。”对于人物关系最后他这般总结道,为这番讨论画上了一个句号。结果什么都没有变化,鲁路修还是死了。他意识到这个事实,感受到了几分无力。

        紧接着娜娜莉向他解说了一些这个世界里的情况。这个世界里的枢木朱雀是日本前首相的儿子,而娜娜莉和鲁路修是布列颠尼亚帝国的皇族。虽然身份显赫但这个世界并不太平,娜娜莉和鲁路修经历了不少坎坷。

        “哥哥憎恨着旧布列颠尼亚帝国,发誓要推翻它。现在他做到了,他杀死了父亲成为了第九十九任皇帝,但他却四处挑起战争,人们之间都在传播他残暴的恶行,还有‘恶逆皇帝’的名号。”说到这里的时候少女的声音有些颤抖,但最终变得坚定起来。“我不知道哥哥想要干什么......但我知道他必须被阻止。朱雀,你愿意帮助我吗?”

        “当然了,娜娜莉。”朱雀回答道。

        于是朱雀加入了讨伐恶逆皇帝的队伍。他意外地挺有开KnightMare——后来他才知道这就是他在战场上见到的机器人的名字——的天赋的,在见到他的数据后技术部的罗伊德先生抱着他用无比高昂的语气大喊道“啊零件啊零件你就是我梦想中的零件!”。这倒是和那些RPG游戏挺像的,一个天才勇者,还有一个和勇者有着密切关系的大魔王。只不过这次一开始勇者就知道了大魔王的真实身份,但缺了一个大魔王黑化的原因,而且直到双方正面交锋,迎来最终决战,魔王败于勇者的剑下,这个答案都无人知晓。

        恐怕是再也无法知道鲁路修做出这些疯狂的举动的原因了。朱雀在庆功宴兼他的离别派对上一个人趴在阳台上,一边喝酒一边想着。这和自己记忆中的那位挚友太不一样了。或许他的鲁路修和这个鲁路修本来就是不一样的,又或许是因为他和他的鲁路修相处时过于年幼,未发现潜藏在鲁路修灵魂中的疯狂。无论如何,好不容易又遇见了一个鲁路修,却又使得他迎来了死亡的命运——而且这次还是他亲手动的手,朱雀觉得杯中的酒愈发苦涩,自己愈发地悲哀起来。又一次未能拯救挚友的阴云在他的心中徘徊。

        然而剧情突然又迎来了一个反转。

        宴会结束后朱雀被娜娜莉喊到了一个房间前。“有一件事情,”少女用严肃的口吻说道,“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她打开了房门,在看清楚房间内的情况的一瞬间朱雀几乎忘记了呼吸——是鲁路修。房间的床上躺着鲁路修。他身着干净的衣衫,正躺在床上,就像只是睡着了一样。

         “他确实还活着。”娜娜莉说道,“他在杀死父亲的时候继承了他的Code。”

        “Code的持有者是不老不死的。”开口的是房间里的绿发女子C.C.,“你给他的那一剑造成的损伤已经恢复了。”她向朱雀投来了冰冷的目光,“现在,你们打算拿他怎么办呢?”

        要继续把他永远囚禁在宫中吗?还是要找来一个强大的Geass持有者继续背负这份诅咒?

        无论如何,这个世界都没有这位名为鲁路修·Vi·布列颠尼亚的少年的容身之处了。

        在经历了长久得令人窒息的沉默后,朱雀提出了一个建议,或者说一个愿望:“我想把他带回我的世界。”

        当这个念头出现在了脑海里的时候朱雀就觉得自己多少有点不正常了,但他还是鬼使神差地把这句话说了出来,大概是受了那张同自己的挚友一模一样的脸的蛊惑。

        他不知道自己把这个鲁路修带回去后会发生什么,但他对他现在的这个悲惨的现状负有一定的责任。在他的心中仍抱有一丝丝的期望,想要抓住在空中漂浮的几根可能性的细线。

        而最后他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原则上来讲能穿过【异界之门】的只有来自朱雀的那个世界的东西,但罗伊德对着这扇大门进行了一番研究后,得出了“可以做到”的结论。

        C.C.在把鲁路修交给朱雀时给了他一点告诫。她说之所以找不到鲁路修的印记是因为他把自己关起来了,等你把他从沉睡中唤醒时你得到的会是一个记忆模糊的处于得到Geass之前的状态的鲁路修,一个符合和你记忆中的那个挚友的那个鲁路修,一个既没有Geass也没有Code的普通人鲁路修。至于到底要不要唤鲁路修和怎么唤醒这就需要你自己来找到答案了。

        末了她又赠予了他一个礼物,位于左眼。

        好好对待他,枢木朱雀。你知道你对于他到底有多么重要。C.C.警告道,语气的严厉程度让朱雀有一种她真的会扒开【异界之门】来找自己算账的感觉。相处的时间很短暂,朱雀除了她一直陪伴在鲁路修的身边,大概是这世上除鲁路修外唯一一个明了一切事实真相的人以外对她一无所知。他感觉自己有些捉摸不透这个女人,他们在这个世界里掀起的巨大的变革在这个已经见证了地球五百年来的兴衰的魔女眼中到底又是什么模样的呢。

        朱雀注视着她在鲁路修的额头上烙下一吻,然后跟他道了别。

        娜娜莉反倒是话最少的那一个。他们一同战斗了那么久,朱雀临行前千言万语卡在口中最终只凝结成了一句话:“哥哥就拜托给你了。”

        朱雀明白她内心的矛盾,她的痛苦与祝愿。他拥抱了她。“谢谢你,娜娜莉。”他说,“你也要加油,重建世界的工作都要交给你了。”

        与朋友们一一道别后朱雀终于踏上了归途。他来到了【异界之门】的面前,并走了进去——

        手背上突然传来被触碰的感觉,惊醒了正在发呆的朱雀。他看到黑发少年轻轻移开了他仍放在他额头上的手,缓缓睁开了眼。

        起初有些迷茫,但当他的眼睛逐渐变得明澈起来后,黑发少发出了声音,带着几分疑惑:“朱雀...?”

        “嗯,我在这里。”朱雀握住了他的手。

        “这里是......?”

        “枢木神社,我的家。”

        紧接着他又花了几分钟来解释关于异世界返还的问题。他告诉鲁路修他在穿越回来的过程中发生了一点意外——这种情况确实经常出现——导致了记忆的缺失。

        鲁路修看上去仍尚存些疑虑但还是接受了他的说辞。

         “明天我们就会被接走,去专门的学校。”朱雀说。

        随着时间的流逝,人类逐渐建立起了一套专门应对异世界返还的体系。世界各地都建立起了名为【巴贝鲁】的机构来接收那些获得了超能力的返还者们,当然是强制性入学的,政府不可能放任这些危险人物到处乱跑。朱雀估摸着他和鲁路修的两次次元移动反应已经被检测到了,用不了多久对方就会找上门来。

        “还记得你的名字吗,全名?”朱雀问道,在看到对方呆滞了一下后立刻先替他把答案补上了,“鲁路修·兰佩路基。”

        这也是这个世界的鲁路修的名字。

        鲁路修将继承已经在十岁时死去的那个他自己的身份活下去。

        这样子身份的问题就解决了。

        朱雀在鲁路修的身边躺下的时候想道。

        失去记忆的鲁路修似乎对他格外依赖,朱雀对于就这么放他就这么一个人在房间过一夜也有些不安,最终两个人还是和童年时一样一块钻进了一条被窝里。

        朱雀不知道那个鲁路修到底会怎么看自己现在的做法。若记忆恢复后对方知道自己欺骗了他,将他从原来的世界中夺走的话以后肯定会勃然大怒的吧。他确实看不清楚他们两个之间的未来,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怎样面对他才是正确的,但他相信如果是他和鲁路修的话,应该总会有什么办法的。而且他想要知道真相,无论是那个鲁路修死亡的真相,还是这一个疯狂的真相。前一个有待进入【巴贝鲁】后进行进一步的调查,而后一个,只有鲁路修自己能给他答案。

        现在,他能做到的最需要做的就是闭上眼睛休息。明天的入学测试还有得折腾。

        勇者和被流放到异界的大魔王此刻,在彼此身边安然地睡着了。

        to be continued...

        虽然故事是没完这就是个开头但是我是不会再往后写了嗯(你

        最后记录一下关于这个AU被我抛弃了的比较放飞的一个设定:

        IF朱雀穿越到的是无印的开头

        IF他路见不平开KMF相助加入了黑之骑士团帮助11区人民

        IF鲁路修得到了Code

        以此为前提进行了零镇后

        娜娜莉:哥哥舍己为世界结果想死没死成怎么办,在线等,急

        C.C.:你舍得的话,就让他男朋友把他扛回老家好好过日子吧

        朱雀:抱着杀死男朋友拯救完世界后与这个令人幸福又痛苦的异世界诀别的心态我踏上归程,什么你跟我说我男朋友其实没死还被我当成特产打包带回了家?

        鲁路修:娜娜莉————————
 
        字面意义上的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呢。

评论(8)
热度(19)

© 无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