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谢谢你喜欢我!
手游狗 低产困难户
急需一个人每天及时把我赶出游戏

【反逆白黑】0 to 12


        一个神秘的百万富翁黑客和被认定死亡的前CIA特工联手拯救即将被卷入犯罪事件的人们的故事

        不是完全的疑犯追踪AU 还混入了一点超验骇客之类的设定 以及作者奇奇怪怪的大量口胡 大量口胡 大量口胡 重要的话说三遍 漏洞大概一抓一大把

        本文的结构参考了英剧《9号秘事》S2E02《克丽斯汀的十二天》 没有具体的案件 只是从十二个月份中各截取了一个片段 五月篇开始回忆杀画风突变预警

        作者是个死宅 从来都没跨出过国门 对于他国的了解全部来源于百度 没查到的事情都是口胡的 若有描述不当的地方还请大家指正orz

      

       

        September

        棕发男子跑得很急。

        他推开了挡在路上的人们,力道稍微有些过大,但在对方的抱怨声中他还是头也不回地继续跌跌撞撞地向前奔去。

       他冲到了两个并肩行走的少女的前方,速度稍有减缓但依然很快,多亏了少女中的一个及时拉了另一个一把才避免了相撞的发生。

        他与一个一身黑衣带着眼罩的黑发男子擦身而过,后者转过身来注视着他的背影。
       
       他在一个摆放了一束白色百合花的墓前停了下来。在失神地凝视了那刻在碑上的字几分钟后,他像失去了全身的力量一般突然跪了下来,颤抖着向墓碑伸出了手,一遍遍地抚摸那一个个的字母,描摹那一个名字,最终扶着碑石的边缘失声痛哭。

        在一片浑浑噩噩中他感觉到有人轻拍了他的肩。可能就是那个人对他说了一句“我很抱歉”,可能这句话只是他梦到的。唯一的真实是他的手中多了一条不知何时从何人那里接过的手帕。

        寒风袭来,一片枯黄的树叶被扯离了树梢,慢悠悠地打着转飘了下来,落在了黑发男子的手上。他停下脚步低头看了看这片叶子又来转过头来最后看了棕发男子一眼,继续向前走去。同时他松开了那片被他捏着的枯叶,任它继续随着秋风在苍白的天空中前往不知名的归处。

        October
       
        一片枯叶在苍白的天空中飘过。

        棕发男子抬起头来,正好见到这样一幅景象。在短暂的走神后他把注意力重新移回了走在他前面的黑发男子身上。

        一个小时前对方突然出现在了他所住的宾馆里,坐在沙发上优雅地喝着茶看着书。黑发紫眸,身着看上去就价值不菲的整洁的黑色西装,唯一的缺陷就是左眼处戴着一个眼罩,不过这更给他添上了几分神秘的气息。
 
        在注意到朱雀已经清醒后,他微微一笑,请朱雀坐在了自己的对面,还为他沏上了一杯茶。 “失礼了。我的名字是鲁路修·兰佩路基。” 他如此自我介绍道,“虽然很突然,不过,枢木朱雀——你愿意同我一起,行走于黑暗之中,拯救世人吗?”

        随后他宣称自己有一份名单,上面的每个人都会被牵扯进一桩凶案里,他需要他去对那些人一一进行调查,找到真相,保护受害者。事情听起来就像是某个勿把幻想小说当成现实的中二病患者的疯言疯语,然而鲁路修的话语中的某些字眼透露出他确实不是一个简单的疯子。比如,他知道他的本名——枢木朱雀,再比如,他提到了那个名字——“虽然你的朋友尤菲米娅出事时你并不在她的身边,但你还有机会去救其他——”

        话未说完鲁路修就被朱雀拎了起来狠狠按在了墙上。

        “你有什么资格提起她的名字。”朱雀低声吼道,可以听出他正在努力压抑着心中喷薄而出的怒火。

        鲁路修从喉咙中挤出了几声轻笑。“无论是你的事还是她的事我全部都知道。我很清楚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因此我才来寻求你的帮助,给你一个继续活下去的理由。”他说道,“以前的你受政府的指使干着间谍和暗杀者的肮脏的勾当,危险吞噬着你也终会危及到你身边的人,而我将给你一个保护无辜的人们的机会。尤菲米娅也会这么希望的,不是吗?”

        朱雀松开了手。

       “911后我协助政府制造了‘爱丽丝’系统,他们赋予了她监听每一通电话每一条短信的权利,她可以分析这些信息并告知政府哪些人会引发恐怖袭击。本来这就足够了,毕竟这个项目的目的就是为了预防下一个911,但有人意识到她可以看到更多。”鲁路修一边走一边说道,“她可以看到一切有痕迹可寻的有预谋的犯罪,包括那些针对普通人的。”

        “ 若这个系统被曝光,政府将面临的麻烦可想而知。民众想要被保护,但没有正视所谓被保护的真相的觉悟。政府只能尽量管好它自己,然而对于那些不幸的普通人还是得有人站出来做一点什么。在‘爱丽丝’被完全交予政府之前我给自己开了一个后门,使自己能够得到他们的社保号。”

        “这就是我们要调查的对象的来源。只有九个数字。我不知道犯罪是发生在明天还是一周后,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行凶者还是受害者,但他一定被牵涉其中。”

        朱雀安静地听完了这番长长的告白。“那么,那个‘爱丽丝’系统在现在哪里呢?”他询问道。

        鲁路修抬起头来看向了街角处的摄像头。“本体大概被政府藏在了哪个机密的地方吧,我也不知道。”他轻声说道,“但‘爱丽丝’,是无处不在的——”

       镜头上的红灯闪了闪,似乎在问好一般。朱雀发现鲁路修的脸上多了一丝他之前从未见过的温柔的笑意。“‘爱丽丝’......”他咀嚼着这刚得到的名字,“用来做可以预测未来的机器的名字可真够讽刺的。”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鲁路修居然赞同地点了点头:“是啊,这种事确实...荒谬至极。”他向对方投去惊讶惊讶的目光,而鲁路修像是意识到自己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了不适当的情感,迅速恢复了之前谈论公事的语气。

        “我已经回答了你所有的问题,现在,枢木先生——”他宣布道,挥手指向了一位停驻在报刊亭前的金发女性,“那位女士就是我们这次的目标了。我需要你运用你身为前CIA特工的技能,查明事情的真相。”

        “我明白了。”朱雀答道。

        这个时候金发女子已经买好了一份杂志,正准备离开。朱雀紧随其后,挤进了熙熙攘攘的人群里。

        November

       朱雀从人群中艰难地钻了出来。他环顾了一圈四周,露出了有些气恼的表情。

       “鲁路修?我跟丢了。”他汇报道。

       “没有关系,你先回来吧。”耳麦中传来了鲁路修的回答。

        朱雀拉开门走进了一个图书馆。他在书架中穿行,最后来到了他的老板的面前。鲁路修正和往常一样在电脑前坐着,桌子上摆着一副下了一半的国际象棋。

        “今天晚上我们的调查对象将出席一场私人宴会,这是一个接触她的好机会。我们的嫌疑人一号也在场,你可以获得不少信息。”他说道,“我得想办法搞到一张邀请函把你给塞进去。”

        他十指交叉陷入了沉思,过了好一会儿才极不情愿地开口道:“我们得去找一下外援。”感受到朱雀投来的诧异的目光他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收起你的那副表情。我又不是一个每天都待在图书馆里盯着电脑屏幕的死宅,我还是有......社交活动的。”

      

       跟随着鲁路修朱雀进入了一个乱糟糟的房间,角落里落着数量相当可观的披萨盒。想起自家老板喜好整洁的性格朱雀的心里咯噔一下,他偷偷瞄了一眼站在身旁的鲁路修,发现对方的脸果真在轻微地抽搐着。

        房间的主人,也就是鲁路修的朋友,是一位绿头发的年轻女子。不过鲁路修声称她的年龄是个谜:“反正比她看上去得要大的多。”

       “鲁路修,你来看我了啊。”绿发女子打招呼道,很快她就注意到了一旁的朱雀,“这就是你一直想找的那位搭档?你好,我是C.C.,鲁路修受你照顾了。”

        真的感觉像在见长辈一样。朱雀一边同她问好一边想道。

       在朱雀的坚持下最后他还是站在了鲁路修的后面,于是鲁路修坐下后就同C.C.谈了起来。一开始的讨论还是非常正常的,但从报酬这一部分开始朱雀就感觉话题的走向开始不对了起来。

       “一个月的披萨。”C.C伸出了一根手指。

        “不行!”鲁路修坚决否定道,“你知道自己一个月要吃掉多少披萨吗?”

        朱雀想起了那小山一样的披萨盒,顿时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不过他的老板这么有钱,应该不会计较这点披萨的费用吧?

        C.C.沉思了一下,又伸出了一根手指:“那就两周。”

        “两天我们还可以一谈。”

        “两周。”

        “......五天。”

        C.C.把伸出来的那根手指又收了回去。

        “一周。”
       
        鲁路修深吸了一口气。

        “成交。”
       
        他一边从椅子站起来一边说道:“披萨做好了以后我会让朱雀送过来。”

       目睹了这场莫名其妙的讨价还价的全部过程,朱雀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哎?”。

       感受到了他的茫然,C.C.露出了一个笑容,解释道:“鲁路修做料理很有一手的哦,改天你可以让他做给你尝尝看。”

       “C.C.!”鲁路修抗议道。

       C.C.靠回了转椅上。“现在的年轻人啊......”她突然这么意味不明地悠悠感叹了一句。

       朱雀在一头雾水之中跟随鲁路修向门口走去。后来据鲁路修介绍说这位C.C.小姐干着类似掮客一样的工作(这令他十分惊讶,不过在见过对方正经起来的模样后他意识到这确实是位不可小窥的人物),资历极深,不少重要人物都曾是她的客户。

        另外此人极度嗜好披萨。

       朱雀最后深深地看了那一堆披萨盒一眼,打开了房门,跟着鲁路修走了出去。

        December

        鲁路修一走进图书馆目光便落到了那一只黑色生物身上。

        “那是什么?”他僵硬地问道。

        “猫啊。”朱雀坦然地回答道,“上一个调查对象因为要搬家了所以不能再继续饲养它了,但因为它好像很喜欢我的样子于是就干脆让我抱回来了。”

        望着朱雀无辜的表情鲁路修竟一时语塞。

        朱雀一脸关切地凑了过来:“你怎么了,鲁路修?”他盯了他一会儿,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啊,莫非,你讨厌猫?是对猫过敏吗?”

        看着对方突然就变得十分紧张的神情鲁路修摇了摇头:“我对猫倒没有什么......”他走到那只猫的前面蹲了下来,在看了一会儿后又转头望向朱雀,问道:“你为什么不自己养着它?”

        “鲁路修你忘了吗?我住的公寓是禁止养宠物的啊。”朱雀答道,“所以,只能放在你这里了。可以吗?”

        鲁路修最终在对方恳求的目光中败下阵来。叹了口气,他站起身来向着电脑走去:“你最好祈祷它不会拿我的珍贵的初版书来磨爪子。”

        朱雀发出了欢呼:“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谢谢你,鲁路修!”他俯身抱起了那只黑猫,“太好了,亚瑟,你可以留下来了呢。”而黑猫也作出了相应的回答——它张开嘴一口咬住了朱雀的手指。

         “呃......据原主人说亚瑟是从来都不咬人的。”朱雀尴尬地对朝他这边看过来表情变得有点奇怪的鲁路修解释道,“这大概就是它特别喜欢我的证明吧......”

        鲁路修默默地把脸转了回去。这个男人真的是无药可救了。他想。

        调整了一下情绪后他打开了网页,在搜索栏输入“饲养猫咪的方法”并敲下了回车键。

        搜索结果一条条地跳出,鲁路修移动鼠标,专注地查看了起来。

        January

        有脚步声传来。鲁路修闻声将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开,身着冬装的枢木朱雀走了进来,露出了笑容:“晚上好,鲁路修。”

        “朱雀?”鲁路修惊讶地看向来者,“这个点了你来干什么?我们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了。”

        “这个嘛......和工作没有关系。”朱雀挠了挠头,“只是有一个地方我想去。你愿意陪我出门走走吗?”他如此邀请道。

        充满中国特色的乐曲响起,舞狮的队在街上穿行,纽约的唐人街今夜热闹非凡。街上满是喜气洋洋的亚洲人,还有不少前来享受节日氛围的西方人。

       “对不起,请让一下。”鲁路修艰难地从人群间穿过,终于看到了朱雀的身影。

       他理了理被挤皱的衣服。 “没想到你居然想来这种地方......”他抱怨道。

        “抱歉抱歉。”朱雀走了过来,“想到今天是中国农历的除夕夜,就忍不住过来看看。我们不论是圣诞节还是跨年夜都一直在忙,没有好好过一次年啊。”

        “但是你是日本人吧,日本人是不过春节的吧?”

        “我从小就在美国长大,反倒一直没有好好感受过自己祖国的文化。虽然以前也去过几次日本,但都是因为要执行任务。听说我们家很久以前在日本很有权势,还有一个神社,可惜我从来都没去看过。”朱雀转过头去望向街上一片的张灯结彩,“但来到这里还是能体会到许些亚洲式新年的感觉吧。”

        “来吧。”他向鲁路修伸出了手,“人很多,走散了就不好了。前面看起来有不少卖好吃的地方,我们去看看吧。”

       “真是的,下次不会再被你这么随随便便地就骗出来了。”无奈地摇了摇头,鲁路修回握住了朱雀的手。

       “鲁路修你的体能太差了,需要多出来运动运动啊。”

        “闭嘴。”

        两个人继续在拥挤的街上走着,突然一个小小的身影撞到了朱雀。白色头发的女孩发出了一声惊呼,然而道歉的话语只说了一个开头便在她抬起头来时停住了:“啊!这不是朱雀和鲁路修吗?你们也来唐人街过年了吗?”

        “蒋小姐!”朱雀认出眼前的这个女孩正是自己前段时间的保护对象——一名中国外交官的女儿蒋丽华。“那么......”他向少女的身后看去,毫不意外地发现一名有着黑色长发的男子快步走了过来。“大小姐,请不要跑得太快——”这时他似乎注意到了朱雀和鲁路修的存在,向他们点头致意:“是你们啊。谢谢你们前段时间保护了大小姐。”

        “黎先生!没想到在这里又看到了你们。”朱雀说道。黑发男子正是蒋丽华的保镖黎星刻,他不亚于鲁路修的智慧与能同朱雀一战的武艺令他们印象深刻。

       两组人在互相问了好后便开始一起行动,一路上蒋丽华兴奋地向朱雀与鲁路修解说着各种来自中国的事物。

        走着走着喧闹声逐渐小了下来。“倒计时要开始了哟!”蒋丽华说道,眼睛亮了起来,“新的一年要来了!”

        “3——”

        “2——”

        “1——”

        “新年快乐——”

        不知何处有鞭炮声响起,烟花划破夜空。

        “鲁路修。”握紧了自家老板的手,朱雀低声呼唤道。

        “怎么了?”鲁路修转过头来,发现朱雀正注视着自己,温柔地微笑着。

        “谢谢你。”他的特工说,“谢谢你来到了我的身边。谢谢你为我带来的一切。”

        鲁路修沉默地别过了脸去。

        “笨蛋。”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轻声说道,“你就是个体力笨蛋。”

        听闻这句话朱雀笑了起来:“鲁路修,你真的很可爱。”

        哼了一声,鲁路修没有回答,他只是仰起头来看向被点亮的天空。

        你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笨蛋。他这么想着,在一派幸福祥和的景象中感到了一丝悲哀。

        这时他感觉朱雀拉了拉他的手。他顺着对方用眼神示意的方向看去,一个公共电话亭落入了视线中。仔细一听,在一片噪杂声中,有电话铃响的声音。

        “爱丽丝”系统在召唤他们。又有新的号码出现了。

        鲁路修环视四周,发现其他人都沉浸在新年到来的喜悦之中。他自然地走向电话亭,拿起了听筒。

         有声音传入耳中。
    

        February

       “我把她带回来了。药效过了,她已经清醒过来了。”

        电话那头,朱雀如是说道。

        “很好,直接把她带进这里来吧。”鲁路修指示道,“这么久了,是时候让她接触到真相了,你也好减轻一点工作压力。”

        朱雀笑了几声。“全年无休,工作内容包括窃听他人的电话,私闯民宅,同各种黑帮分子腐败条子打架,被他们追杀。而且没有保险。希望这位前JC对于这份新工作还满意。”

        “但我给的薪酬还是非常丰富的。”鲁路修正色道,“我相信她不会因为待遇太差而把我告上法庭。”

        “至少对于我你可以完全放心。”朱雀说,“那么,我进来了。”

        切断了与朱雀的通讯,鲁路修摘下耳机,开始静静等待。

        数分钟后身着警服的红发女子走了过来。她打量了一下四周,最终目光落到了鲁路修的身上。“所以,那个一直在向我输送情报的自称是‘ZERO’的人,就是你了?”她问道。

        鲁路修点了点头。“很高兴见到你, 卡莲·休妲菲尔特小姐。 ”

        卡莲哼了一声。“我倒是比较喜欢你仍称呼我为红月卡莲。”她说道。

        “那便如你所愿,红月卡莲小姐。”鲁路修微笑着说,“欢迎正式加入我们。”

        与她的穿着打扮一致,红月卡莲是一名JC。鲁路修和朱雀天天与罪犯打交道,就难免遇上另一帮子与他们干着相同的事的人。朱雀频频在她接手的案子中出现,引起了这位JC的注意。但意外地这位红月小姐对于他们在暗中私自惩治犯罪的事情并不是非常介意,反倒有些许支持的态度。于是鲁路修干脆就自称“ZERO”与她进行了联络,在需要时告知其一些情报,让她协助他们的行动。

        这种通过电话维持的合作关系一直延续到了几天前,鲁路修得到了卡莲的号码。她正在调查的是一桩涉及JC局中众多人员的腐败大案,为此招来了杀身之祸。鲁路修使了点计谋令她处于假死状态,骗过了前来暗杀她的凶手。卡莲被扮作尸体处理人员的朱雀接到了图书馆,在这里她终于见到了“ZERO”的真面目,正式加入了这支队伍。

    

        陷入回忆的思绪被打断,朱雀走到了鲁路修面前。“鲁路修。卡莲。”他扬起了手中的一份报纸,“你们来看看这个。”

       March

       一份报纸被丢在了桌上。
      
       “这真是太不公平了!”金发男子抱怨道。

        “为什么朱雀可以和卡莲一起行动,但是我却得继续在局里上班啊?”

        “因为你在名义上并没有死掉。”鲁路修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而且我们需要一名JC局的内部人员为我们提供消息。”他补充道。

        金发男子重重地叹了口气,认命般地打开了电脑。“明明一开始我只是在追查同事死亡的案子而已。最后见到了活着的卡莲是挺好的,但是万万没想到却连着扯出了你们这群人。”
      
        “准确来说被扯出来的只有我和朱雀两个人,还不能称得上是‘群’。” 此时正身处图书馆的鲁路修把电话换到了左手中,用空出来的右手把白王从棋盘中拿起,在手里把玩着。 “而且你应该感谢我们,是因为我们卡莲才没有丧命于暗杀者之手,基诺·巴因贝鲁古先生。”

         “这个我当然是知道的啦,所以才也加入了你们帮你们做事,不是吗?”基诺说道。

         “哎?但是我觉得基诺明显对卡莲更感兴趣啊?”朱雀的声音加入了进来。

         基诺立刻坐直了。“朱雀?为什么你也在?你不是在和卡莲一起出外勤吗?”

         “卡莲今天又被C.C.小姐喊去当司机了。”朱雀回答道。

         “是这样吗?”

         鲁路修的声音再次响起。

         “已经过去一分钟了。我现在需要那个男人的资料, 巴因贝鲁古先生。如果你安静一点你的工作效率将会提高百分之五十。”他催促道,同时他拿着白王的右手伸向了棋盘。

        April

       “Checkmate。”

        一只手拿着白王踢倒了黑王。金发男子轻轻笑了起来:“很遗憾啊,鲁路修,你又输了。”

        鲁路修不甘心地望着棋盘。

         “修奈泽尔大人在国际象棋方面依旧是战无不胜呢。”说话的是站在金发男子身后的淡红色头发的男子。

         “不过相比上次你多坚持了十分钟,已经很有进步了,鲁路修。”丝毫没有吝啬赞美之词,修奈泽尔的表情也相当和蔼。但这话毕竟出自胜者之口,难免带着几分威压的味道。

        除了处于国际象棋的胜者之位外,鲁路修和朱雀所感到的威胁更多地来自于这个男人特殊的身份。“爱丽丝”系统曾给出过他的号码,经过接触后他们一度以为他只是个被卷入黑帮斗争的无辜受害者。但到最后他们却被他反将了一军,同时得知了他的真实身份——纽约黑帮的掌控者。 这名金发青年表面上是一副稳重儒雅的样子,但却有着相当了得的操纵人心的手腕,没人知道他在心里到底打着什么样的算盘。

        不过修奈泽尔对于他们的态度还算得上友善。他对于鲁路修尤其赏识,据他最信任的手下——也就是那位淡红色头发的男子卡诺恩·马尔蒂尼解释说这是因为“找到一个可以同修奈泽尔大人好好下棋的对手并不容易”。有时到了不得不开口向他寻求帮助的地步修奈泽尔也答应得非常爽快,只是会收取一些相应的代价——比如,一盘棋。

         “这次你又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呢,鲁路修?”修奈泽尔问道。

         “这个女孩子三年前失踪了。”鲁路修转头看向朱雀,后者立即把手中的文件递了过来。修奈泽尔接过档案后翻阅了几面。“在我的地盘上。”他若有所思地说道。

         “不错。她同你手下的人有些关系——可能被牵扯到了什么事情里面。”

         “我会去查一下的。”修奈泽尔说道,“那么,期待你们的下一次光临。”他露出了一个难以捉摸的笑容,合上了档案。

        May

        鲁路修猛地合上了书。

        厚重的精装书在纸页碰撞时发出了响亮的一声“啪”。

        他抬起头,看着红月卡莲站在他的面前,把她刚才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枢木朱雀醒了。”她顿了顿,又补上了一句:“你不去看看他吗?”

        鲁路修沉默了。

        卡莲皱了皱眉。“喂!你这幅畏畏缩缩的样子,还像是我们的老板吗?昨天晚上的事你欠我们所有人一个解释。我和基诺两个人大半夜被你喊起来,闯了不知道多少个红灯,一路飚到偏僻得地图上都找不到的荒郊野岭,可一点也不希望见到的是一个浑身是血的枢木和惊慌失措得像一个三岁小孩的你。”
       
        鲁路修依旧一言不发。

        卡莲俯下身,拽住了他的领子,迫使他看向自己。“你至少要为朱雀考虑一下。”她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些话的,“他为了你出生入死那么久,你愿意让他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替你中上几枪吗?”

        鲁路修抽动了几下嘴角,最终只吐出来几个简单的单词:“你先离开。让我想一想。”

        眼中露出了失望,卡莲转身走出房间,猛地关上了房门。

        鲁路修缓缓地将脸深深埋在了双手之中。“娜娜莉。”他用轻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娜娜莉,我该怎么办呢?”

        把自己关在进行了冗长的毫无意义的思考后他还是来到了朱雀的身边。他张了张口,但什么都没能说出来。这么反复了几回后他感觉有谁握住了自己颤抖的手,朱雀用他一如既往地信任的目光注视着他,告诉他:没事的,鲁路修。我在这里。
       
        鲁路修抬起头来,看到了靠着墙的卡莲和基诺。卡莲向他投以鼓励的眼神,基诺点了点头。他深吸一口气,咬了咬嘴唇,开始了讲述。

        “在我开始解释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前,”他说,“我需要先坦白我的真实身份。众周所知我所使用的‘鲁路修·兰佩路基’是一个假名——不过事实上也不完全算是假的,兰佩路基是我母亲的姓氏。我这么一说你们肯定都想起了一个人,没错,十七年前在那场原因不明的火灾中丧生的玛丽安娜·兰佩路基议员就是我的母亲。而我是她本应一同丧命于火海的的长子——鲁路修·Vi·布列颠尼亚。”

        “我还有一个妹妹叫娜娜莉。我们兄妹从火灾中逃了出来,就此隐瞒了身份在阿什弗德家族的庇佑下活了下来。因为有消息说,那场大火可能是有布列颠尼亚家族的人有意引起的。”

        “上大学时我与青梅竹马尤菲米娅重逢。我们都研究人工智能,毕业后我在她的公司中任职。一切都很顺利,直到2001年的9月11日。娜娜莉......成为了恐怖袭击的牺牲者。”

        “娜娜莉受了很重的伤,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为了救她,我冒险使用了我在家中发现的残缺的文件里提到的一种技术,把她的意识转移到了电子设备上。由于这项技术很不成熟,我得到的并不是一个完整的娜娜莉。但只要有希望存在,我相信娜娜莉终有一天会恢复的。”

        “不久后尤菲米娅找到我说希望能够创造出一种能够预知恐怖袭击的人工智能。正好,我也不能放任这些害死了娜娜莉的东西继续存在下去了。娜娜莉也愿意协助我。于是以她的人格为蓝本的‘爱丽丝’系统诞生了。”

        鲁路修说道这里的时候,望向了房间角上的摄像头。

        朱雀抬了起头。他回忆起当时在闯入那个秘密的政府设施,看到被各种仪器所包围的沉睡中的少女以及与那位少女外貌一致的面无表情的棕发少女的全息投影后鲁路修瞬间失去了他一贯的冷静完全进入了崩溃状态的原因。那个就是“爱丽丝”系统,那名沉睡中的少女就是他的妹妹。

        卡莲和基诺不约而同地看向了那个摄像头。摄像头上的红色指示灯一闪一闪地,似乎是在问好。

     

        绿发女性坐在转椅上,抱着巨大的玩偶,也正在抬头凝视着自己房间墙角上的摄像头。

        “嗯。我知道的。我知道的。玛丽安娜。”她喃喃自语道。

        指示灯继续有规律地闪烁着。

      

      
        June 

        2002

        公园的长椅旁伫立着一个摄像头。她用电子眼记录着往来的人们的一切行动。

        “抱歉,公司突然有点急事,让你久等了。”一个粉色头发的女孩急匆匆地跑到了一名棕发男子的面前。

        “今天有什么事吗,这么急着把我喊出来。”女孩问道。

        棕发男子看上去有些阴郁。“尤菲,”他轻声说道,“我考虑了很久。当年我选择这份工作是因为我天真地以为这样就能够运用我的力量来保护其他人,虽然不是说我没有保护到——但我也犯下过很多错,伤害了很多无辜的人。”他深吸了口气,接着说道,“我没有很多时间陪你,给你身为正常人应有的幸福,甚至还会把你也卷入危险当中。我们终究只能在黑暗中行走,而你值得更好的。”

        女孩露出了迷惑不解的神情。“你......突然说这个干什么?”她突然变得有些惊慌,“你该不会是想........”

        “我已经考虑好了。”棕发男子坚定地说道,“我们分手吧,尤菲米娅。我是永远都不可能成为陪伴你走下去的那个人的。”

        说完这番话后他便大步离去,没有理会粉发少女的呼唤。

        摄像头沉默地注视着他们。

        电脑屏幕上的画面在棕发男子的背影完全离开监控范围的那一刻定格。房门被推开,刚才的粉发少女走了进来。

        “被甩了?”坐在电脑前的人问道。他没有转过身来,依然面对着显示屏。

        尤菲米娅苦笑了一下:“都被你看到了啊。”她走到沙发前坐下,一副烦恼的样子。

        “痛恨吗?”坐在电脑前的人继续发问道,“你痛恨他就这么抛下你无情地离开了吗?”

        尤菲米娅愣了一下。她思索片刻,叹了口气。“即使当时叫住了他,我想我也什么都说不出来吧。”她苦涩地说道。她沉默了一会儿,又开口道:“但是——好不甘心啊!”

        “你,真的很喜欢他啊。”

        尤菲米娅露出了微笑。“他真的很温柔的啊。”她说,“背负着罪恶,责备着自己......但正因为这样,他才变成了现在的他,那个温柔而强大的他。而我,被这样的他深深吸引着。”

        她又发了一会儿呆,最终摇了摇头,站起身来,恢复了精神。“这样可不行!”她宣布道,“我应该努力地把自己的心意传达给他!告诉他他并不是他所认为的那样是那么不值得被爱被珍惜的人! ”

        说完后,她向门口迈开了脚步,却在离开的前一秒被电脑前的人叫住了。

        “尤菲,恐怕......已经太迟了。”转椅缓缓地转了过来,双眼完好的黑发男子侧过身向自己的青梅竹马露出了屏幕,“机场的监控显示,他已经登上了前往中国的飞机。恐怕,又是要执行什么机密任务吧。”

       尤菲米娅睁大了眼。

        2003

        琥珀色眼睛的女子眨了眨眼。

        “然后,男人去了中国,却发现根本就没有什么任务,一切只是政府为了秘密抹杀他而编造的谎言。逃离了刑场后,男人在异国他乡流浪了一年,终于回到了他所效忠的国家。他开始寻找当初的恋人的下落,却发现对方在自己离开不久后就丧命于一场爆炸中。男人赶到了恋人的墓前哭泣,却为时已晚,什么都来不及了。”

        她合上了笔记本,把它抱在胸前,整个人向后一仰靠上了椅背,绿色的长发如瀑布般散开来。

        “真是八点档一样的爱情悲剧。”她望着天花板说道。

        July

        2002

        白色的天花板。

        映入刚刚苏醒的黑发男子的眼帘的是白色的天花板。

        但是,有哪里不对劲的地方。

        随着知觉的逐渐恢复,他感到自己的左眼处传来了了一阵剧痛。

        他缓缓地抬起手摸向自己的脸,并在手离开后看到了满手的血迹。

        他失神地注视了自己的手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挣扎着坐了起来。

        这是一个白色的大厅,躺满了受伤的人,医生与护士在那些残缺的躯体间穿行。呻吟声,哭泣声,还有交谈声都一齐涌入耳中。

        一些片段闪过。

        爆炸......有一场爆炸发生了。我......为什么会被卷入爆炸中来?

        一个粉发女孩的身影闯入脑海。

        尤菲......尤菲米娅......对了,我是追着尤菲米娅来到那里的......尤菲米娅,她在哪里?

        黑发男子匆忙望向四周。他没有看到那个女孩。

        又有一些画面闪过。

        女孩消失在了巨大的爆炸声中。

        等等,如果是那样的话!

        他翻身下床,歪歪扭扭地走了几步后姿势才逐渐恢复正常。坏掉的左眼处传来阵阵剧痛,他捂住眼睛咬牙加快脚步向前走去,继续寻找着女孩的身影,血液沿着他的手肘滴落,在地上留下了一串血迹。

        最终他在大厅的尽头看到了那一抹熟悉的粉色。他露出欣喜的神情,却在下一秒看到一旁的护士为她盖上了白布。

        不——

        他想要这么呐喊,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眼泪混杂着血液从脸上划过。

        他渴望立刻就奔跑到女孩的身边,紧紧握住她的手。但他的理智死死压制住了他内心的冲动。

        直觉告诉他这是一场谋杀。来自政府。十六年前他就该吸取教训了,这群自私自利手段肮脏卑劣的家伙,最擅长的事情就是过河拆桥。他虽然相信政府能够利用他所创造出的“爱丽丝”系统所提供的信息解决掉那些潜在的威胁,但他居然愚蠢到忘记对方肯定不会放任创造出这么强大的系统的人存活在这个世界上。对方想要完全占有这个系统,把她掌握在自己手里而非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科技公司。

        他一直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从不出现在公众场合。替他出面与政府交涉的永远都是尤菲米娅,“爱丽丝”系统对外宣称的创造者也是她。

        是他让尤菲米娅承担了他的行为的代价。

        冷静,冷静。他告诫自己。现在还不能暴露自己的存在。不然一切都结束了。

        他继续向前走去,在经过少女的尸体的时候没有停顿,他就这么走出了大厅。

        黑发男子坐在电脑前。相比之前在医院里的凄惨的样子现在他已经整洁多了,左眼带上了一枚黑色的眼罩,身着一套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西装。他正身处于一个图书馆内。此时的图书馆看上去才刚刚装修好,一切都是崭新的。

        他正在阅读一封信。信是尤菲米娅留给他的。等到他赶回公司的时候东西都已经被搬走了。无论是“爱丽丝”系统的主机,还是处于沉睡中的娜娜莉本人。一切的始作俑者想必就是从十六年前开始就如同一片阴云一样一直笼罩在他们兄妹头上的家族。但他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发现了尤菲米娅留下的这封信,里面向他透露了一个秘密。

       尤菲米娅告诉他“爱丽丝”系统能够看到一切有迹可循的有预谋的犯罪。不止是恐怖袭击,她能够看到更多,千千万万针对普通人的罪行。

        “我请求她告诉我这些人的号码。朱雀在黑暗中行走,我想弱小如我也有拯救他人的能力。我想和他一起面对。”

        “我一直不敢把这件事情告诉你。我害怕你会责怪我任性地把自己卷入这么危险的事情中。但我能够战斗,我想要战斗。”

        “我相信你会明白我所做的事情的意义。这封坦白信也是因此而存在的。因为力量不够,我错失了很多人,所以我还是决定把一切都告诉你,希望你能够帮助我。”

        “鲁路修,你愿意和我一起努力吗?”       

        黑发男子收起了信,转向了电脑。屏幕上显示着几行数字——那都是尤菲米娅遇害当天“爱丽丝”给出的号码。对最上面的那个号码进行查询后会跳出一张微笑着的粉发女孩的照片。

        “笨蛋。”他说,“你真是个大笨蛋。”

        一滴透明的液体落下。

        August

        一滴透明的液体落下,打湿了地面。

        紧接着更多的水滴落了下来。

        朱雀伸出手来,注视着这些水滴在自己的手掌上溅起点点水花。“下雨了呢。”他说道。

        “一个适合扫墓的好天气。”站在朱雀身边的鲁路修评价道。

        他们的目光重新回到了眼前的墓碑上。

        朱雀轻轻地把一束白色的百合花放在墓前。紧接着是鲁路修。

        现在再来争论到底是谁的过错导致了尤菲米娅的死亡太过愚蠢。虽然时间有先后但他们最终都接过了她的包袱,向着她所期望的世界进发。

        “除了我和鲁路修以外,我们还有了很多伙伴。大家都在努力。”朱雀说道,“你就安心吧,尤菲。”

        “我们会把‘爱丽丝’系统,把娜娜莉夺回来的。到那个时候我会和娜娜莉一起来看你。”鲁路修说道。虽然尤菲米娅肯定不希望自己踏上复仇的这条道路。他想。但他已经接连被那个家族夺走了一切。母亲,安定的生活,最重要的妹妹和青梅竹马。

        “布列颠尼亚家终会为他们的所做所为付出代价。”在走出墓园的时候,朱雀听到鲁路修说了这么一句。声音不大,但掷地有声。话音刚落,本来只有些许水滴的小雨骤然变成了暴雨,倾泻而下。

        鲁路修定定地注视着前方,感觉到被打湿的衣物紧紧地贴在了自己的身上。雨水灌入的不适感却在下一秒停止。他侧过头,看到了朱雀拉近的脸。

        朱雀将鲁路修揽到了自己撑起的外套下。“他们会的。”他如此回应道。

        鲁路修轻轻地笑了起来。“你把领子弄乱了。”他这么说着,并伸出了手。

        September

        摆正了歪掉的领结,鲁路修后退一步,打量着自己的成果。

        一身白色西装的枢木朱雀站在他的面前。完美。他满意地想道。

         “喂!你们两个,看完了没有?”身着红色晚礼服的卡莲不耐烦地说道。但当她看到自家老板仍在慢条斯理地收拾着桌上的设计图及各种工具后,便扭头喊上了同样是一身白色西装的基诺。“我们先到会场去盯着这次的号码了。”她说道,戴上了红色的面具,走出了房间,基诺急忙从桌上抓起属于他的绿色假面,跟着她离开了。

        房间里只剩下了朱雀和鲁路修两个人。

        “时间过得真快啊。”朱雀突然说道,“已经过去一年了。”

        鲁路修没有回头。“事实上,离我们第一次合作的日子还有一个月。”他指出。

        “你总是这样,鲁路修。”

        鲁路修放下了手中的布料,看着朱雀向自己走了过来,从本应空无一物的口袋中变魔术似地抽出了一块手帕。“这个是鲁路修给我的吧。”他说。

        “你居然还留着它......”鲁路修感到了一丝无奈。

      “因为是鲁路修给我的东西啊。”朱雀一脸理所当然地回答道。他注视着眼前的人,嘴角上扬。

        “谢谢。”

        “谢谢你来到我的身边。”

         他抬手抚上鲁路修的脸,身体前倾,在对方的唇上落下一个亲吻。待他们分开来后鲁路修发出了满足的叹息。

        “我们走吧,别让卡莲和基诺等太久。”在幸福与安宁中沉浸了片刻后,鲁路修开口提醒道。现在仍是工作时间。

        朱雀点了点头。他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姿势,鲁路修欣然回应。

        他们就这么走了出去,紧握着彼此的手。

       
        to be continued......

        其实这个AU讲的是一个“我追了大半年我的新老板最后发现他是我前女友的初恋”的故事【不

        因为中间有很多个月都去用来介绍人物和设定了感觉朱修的感情线有点跳 结局强行告一发白 不过想了想我还是放弃了挣扎反正不管怎样他们两个就是要谈恋爱的【你走开

        可能之后还会有一个他们拯救号码特工日常撩老板【划掉】的完整的故事

        再过五个小时就要回学校了我的内心涌起了一股浓浓的悲伤

评论(4)
热度(36)

© 无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