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谢谢你喜欢我!
手游狗 低产困难户
急需一个人每天及时把我赶出游戏

【反逆白黑】布列颠尼亚看守所


        一个看守所主任与犯人今天也在过着“我越狱你来追”的偷税日常的故事

        大概算半个黑白来看守所AU   

        终于想起来自己除了是名阴阳师和偶像制作人外还要更文 然而想想月下镇魂曲的那一大堆选项就头疼 决定先写点别的【你】

        并不是什么正经的文 会有各种胡来各种不科学逻辑混乱各种OOC的内容 写着写着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扯些啥了

        虽然说是白黑文然而白黑的成分其实少——很少——非常少——真的很少 而且都在末尾我会乱说吗(喂



        【那是一个无法明确地理位置的地方。】

        【因为那里是国家最高级别的机密地点。】

        【布列颠尼亚看守所。】

        【位于海上的孤岛。】

        【难攻不破的监狱。】

        【不仅有最新的技术,还有从全世界精选出的看守。并布有世界最大,最高水准的警备网。】

        布列颠尼亚看守所内的某条走廊。

        门口的号码牌显示为“11舍17房”。房间里很安静,只能听见秒针走动的声音。

        一片昏暗中睁开了一双眼睛。右眼为紫色,而左眼则为红色。

        【就连那个恶魔岛监狱,跟这里相比都是漏洞百出。】
       
        眼睛的主人站起身来。

        【那里的全貌永远无法让世人知晓。】

        一束来自房间外的走廊的白色灯光投射到了地板上。

        【因为,这里是布列颠尼亚看守所。】

        总监控室。

        一名金发男子坐在巨大的电子屏幕前,悠闲地喝了一口咖啡。

        【没有一个人能成功地从这里越狱。】

        突然,屏幕的左下角跳出了数个红色的窗口,与此同时提示音响起。

        “紧急事态,第11监狱犯人越狱。启动安保系统。”

        金发男子立刻放下了杯子。由于用力过猛,有几滴褐色的液体溅了出来。他站起身来,双手撑在桌面上,身体前倾去仔细查看那几个窗口所显示的画面。

        显示屏发出的光映在他睁大的眼中。

        金发男子似乎因为过度震惊而在微微颤抖着。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金发男子在颤抖中,嘴角却逐渐上扬,形成了一个喜悦的笑容。



        第11监狱内警报大作。

         “紧急事态,犯人越狱了!警备级别,BNK7。行动!GOOOOOOGOGOGOGO————”

        充满激情的号召声从广播中传出,数十名身着黑色制服的看守持枪在走廊内整齐地奔跑着。一道又一道铁门被放下,截断了犯人们逃跑的道路。

        “主任!”白头发的女子坐在数十个小小的显示屏前,侧身对着刚刚进入监控室的棕发男子这么喊道,同时露出了如见到救世主降临般的惊喜的表情。

        “维蕾塔小姐。”第11监狱看守主任——枢木朱雀说道,“这次越狱的都有哪些人?”

        “关于这个......”第11监狱副看守主任——维蕾塔·努为难地重新看向了监控画面,“我们仍在统计中......”

        “这次越狱的人数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之前的记录!犯人大量地从牢房中涌出,监狱里现在已经乱成一团了——”

        在维蕾塔近乎崩溃的声音中朱雀快步走上前查看监控。几乎每个屏幕里显示的都是身着囚服的犯人们同被启动的陷阱或者看守进行战斗的画面。

        “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暴动啊——”

        朱雀注视着监控画面,神情变得愈发严肃起来。

        突然,某个窗口的角落里突然闪出了一个画风与周围完全不符的身影,朱雀下意识地发出了一声“哎?”。

        在陷入混战的犯人与看守们中,一名身着狱警的黑色制服的金发男子正站在墙边举着一台相机进行着拍摄。短短几秒后,他便从这个屏幕里消失了。下一刻,他又出现在了另一条走廊的监控画面中,继续着咔嚓咔嚓地按着快门。

        他便这样以极不科学的速度在不同的监控画面之间不断移动着,有时只是普通地站在地上,有时倒吊在天花板上,有时从墙壁上奔过,脑后的马尾随风飘扬。

        维蕾塔终于认出了这名男子:“这不是......迪特哈鲁特先生吗?”

        布列颠尼亚看守所的放送局部长——迪特哈鲁特·利特无比偷税的声音从音响中传了过来。

        “真的是太棒了!!!!”

        迪特哈鲁特一边拍摄,一边露出了痴迷的神情。

        “如此的混乱!!不愧是0号,为这座死气沉沉的监狱带来了无限的生机与活力!!!真的是太美妙了——————”

        突然他陶醉的声音同画面一起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热闹的监控室一下子就陷入了寂静中。

        维蕾塔:......

        枢木朱雀:......

        他们默契地选择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然后又花了几秒钟来理解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监视系统被切断了!!!!!!”

        维蕾塔蹭地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面前的显示屏无一例外通通陷入了黑屏状态。

        枢木朱雀看起来也十分惊讶,但他很快就恢复了之前严肃的表情。

        “请冷静一点,维蕾塔小姐。”他说道,“在这种情况下,只能由我们先亲自出马了。”
  
         他转身向门口走去。

        维蕾塔愣了一下。“主任,你......”

        “我去,”朱雀回过头来,绿色的眼睛坚定地看向维蕾塔。

        “把不听话的犯人,”他抬起右手将白色的手套向下猛地一扯,最后的三个字重重落地。

        “抓回来。”



        迪特哈鲁特所提到的“0号犯人”——也就是本次事件的策划者——鲁路修·兰佩路基正一个人慢悠悠地行走在空荡荡的走廊里。他有着一头黑色的短发,眼睛一只为红一只为紫。

        陷阱已经被之前来过的犯人们解决了,因此他走得非常地淡定从容。

        当行至一个十字路口时他停下了脚步,向前方望去,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两名女性犯人站在走廊中间。

        “就是这里吗?”红发女子——2号犯人卡莲·休妲菲尔特问道。她的右肩裸露着,可以看到上面刺着一个黑色的“02”。

        “没错。”绿发女子——1号犯人C.C.点了点头。

         “然后?我们该怎么去和鲁路修汇合?”

        “从通风口爬过去。”

        “哈?”卡莲抬起头来,看向了位于高高的天花板上的通风口,满脸的不敢相信:“你以为我会飞吗?”

        “不,我们要在这里等一下,自然就会有办法上去的。”C.C.回答道。

        卡莲继续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下一秒,忽然有什么巨大的声响传来。

        卡莲立刻向声音的来源看去。

        “墙壁!”她瞪大了眼睛,转头对C.C.喊道,“墙壁正在合拢!这样下去我们会被夹扁的!”

        C.C.点了点头。“这就是我们上去的方法。”她淡淡地说道,“等到它们靠得足够近的时候,借助它们爬上去。”

        她抬起手来拍了拍一脸Excuse me???的卡莲。“时间很短,差不多要准备了。”

        卡莲:???? !!!!!!!



        天花板上的通风口的盖子被什么人一脚踹开,砸在地上发出了“哐啷”一声。紧接着,卡莲跳了下来,平安落地。她抬起头来去查看同伴的情况,却看见C.C.的大半个身子都探出了通风口,在半空中摇晃着。本来盖在额前的刘海受到重力的召唤纷纷离岗,露出了她额头上“01”的黑色刺青。

        注意到卡莲正看着自己后,C.C.清了清了嗓子。

        “卡莲,计划有变。”她说道,“我退出这次行动,你一个人去和鲁路修汇合。”

        卡莲冷漠地注视着她。

        “直接说自己因为屁股太大被卡在了这个规格不知道为什么小了一号的通风口不好吗。”

        气氛突然就变得非常尴尬。

        “......闭嘴。”



        前方的走廊中传来了脚步声。不一会儿,迷之看起来十分狼狈的卡莲和C.C.出现在了鲁路修的面前。

        感受到了鲁路修头顶冒出的汹涌的问号,C.C.抢先一步开了口:“路上出了一点意外。”她理了理衣服,用眼神警告她们的经历无需过问。

        鲁路修:......辛苦了。

        “你这次的计划是?”C.C.试图把话题拉回正常。

        鲁路修向左边望去。“我们先往左走。”他说道,“进入16区。”

        “那么,出发吧。”卡莲率先迈开了脚步,其他两个人紧随其后。



        三人组在走廊里奔跑着。

        铁门缓缓降下,虽然三人加快了脚步,但可惜还是晚了一秒——道路被彻底封闭了。

        三人向后方望去,看守们的脚步声正越来越近——退回去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可恶!”鲁路修面对墙壁上的电子锁眉头紧皱,心里活动开始疯狂刷屏。现在能想到的解锁方案一共有5654种,其中有2658种因为耗费时间过长不做考虑。剩下的2996种中又有1264种需要工具......

        “还没好吗?”卡莲催促道,“看守马上就要过来了!”

        “我来。”C.C.推开了鲁路修,站在了锁的前面。

        “C.C.,你懂怎么解锁吗?”鲁路修问道。

        “不懂。”C.C.干脆地回答道,“但是,能开。”

        “卡莲,”她转头对红发的同伴说道,“如果有看守过来了,请尽量为我争取一点时间。”

        “我明白了。”卡莲点了点头,摆出了准备战斗的姿势。

        C.C.把目光重新移到了锁上。

        “本来这个咒语是绝对不想用的。”她说道,“但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有办法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

        “汝,掌控这道门的锁。”

        第一个看守出现了。

        “以●口●朗的名义命令你,”

        卡莲一拳打倒了那名看守。但有更多的看守出现了。

        “在此开启吧。”

        锁上的指示灯开始闪烁,并发出“哔”“哔”的声音。

        C.C.继续吟诵道:“以虚空之主之名。”

        卡莲打倒了更多的看守。

        “生存的希望。”
  
        锁发出“哔”声的速度开始加快。

        “未来的曙光。”

        看守越来越多。卡莲一个人似乎要支撑不住了。

        “为我们展现前进的道路吧!”

        话音落下,锁发出的急促的“哔”声最终汇集成了一声:

        “哔——————————————”

        鲁路修惊讶地看到铁门开始缓缓上升。“起作用了!”

        “太好了!”卡莲给了看守最后一拳,转身跟着鲁路修和C.C.向前跑去。

        “话说啊,C.C.,你刚才念的到底是什么?”

        鲁路修一边跑一边问道。

        “用来赞美这个世界的造物主的咒语。”C.C.答道,“我们也是不能反抗这位造物主的。”

        “呃......是这样吗。”

        总觉得好像知道了什么很可怕的事情。

        空气突然就变得有点冷。

        跑了一段后,前方出现了分叉路。鲁路修再次开口道:“往左。”
  
        “进入21区的迷宫后,我们就可以彻底甩掉他们了。”



        “虽然是说了可以甩开那些看守!”

        “但是,这就不代表不会遇上新的啊啊啊——————”

        卡莲发出了哀嚎。

        “喂!你们几个!给我站住!”

        正在追赶三人的维蕾塔大声喊道。

        当然不会站住了。三个人继续拼命向前奔跑着。

        体力最先不支的是鲁路修,跑了一段后他的速度就开始大幅度降低。

        这样下去的话马上就会被追上的!鲁路修焦急地想道。得想想办法........

        他环顾四周,在看到某面墙壁的时候眼睛一亮。

        对了,就用那个!

        他跑到了那面墙壁前,回过身来面对步步逼近的维蕾塔。

        “放弃吧!”维蕾塔说道,“论体力你永远都赢不了我的。”

        对此鲁路修只是扶着墙沉默地后退了几步,然后按下了什么东西。

        一瞬间,大量粉红色的气体涌了出来。

        “什——”

        鲁路修就在气体的掩护下溜走了。



        利用迷宫内的各种陷阱拖住维蕾塔小姐的作战取得了成功。

        鲁路修从墙后探出头来,在确认了没有看守后便继续向前跑去。

        但是。他继续思考道。在逃跑的过程中也与C.C.和卡莲失散了。

        接下来——

        这时他突然被什么人拉到了一边。鲁路修转过头去,一身黑色的看守制服映入眼帘。鲁路修睁大了眼睛,然而那位看守却在唇前竖起了食指,做出了噤声的姿势。

        看守抬起头来,当鲁路修看清楚他的容貌后,长舒了一口气。“是洛洛啊。”

        “是我,哥哥大人。”第11监狱看守——洛洛回应道。

        “哥哥大人现在不能出去。”他低声说道,“21区的出口处正有看守在那里等候。他们已经得到了命令,看见穿囚服的人就开枪。”

        鲁路修脸色一变。

        这时维蕾塔的声音从他们身后的不远处传来。

        “犯人是跑不远的!他们一定就躲藏在这附近!”她命令道,“给我仔细地搜查,绝对要找到他们!”

        “是!”整齐响亮的回答在迷宫上空回响,看守的数量听起来非常可观。

        鲁路修的脸色更难看了。现在他已经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局面,如果出去的话一定会遭到枪击,但此时往回走的话又非常容易被看守发现。而且他还不能犹豫过久,因为几分钟后看守就会搜到这里来。他必须在短时间内做出选择。

        难道就要在这里结束......了吗?

        “哥哥大人不用担心。”在如此危急关头,洛洛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惊慌。他摘下了自己的帽子,胸有成竹地说道:“我已经想好了解决的办法。”



        一名身着囚服的身影冲出了迷宫。然而,当他进入下一个区域时,却停下了脚步。

        在一个宽敞的空间内,十多名看守一字排开,黑洞洞的枪口全部指向了闯入的犯人。

        犯人在原地僵住了。

        下一秒,枪声响起。

        子弹打入了犯人的胸前。

        身着囚服的洛洛向后倒去。

        他朝着那些逐渐向自己围过来的看守们的身后看去,一个同样身着看守制服的人正回望着他。

        记忆的碎片开始在他的眼前浮现。

        呐,哥哥,你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

        是你,向在路边流浪的我伸出了手。

         “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弟弟了,洛洛。”少年温柔地笑着,如是说道。

        我当时很紧张,很害怕......

        你是我第一个拥有的家人。

        我是不会忘记的,那段与你共度的时光。

        黑发少年递出了一个吊坠。

        “祝你生日快乐,洛洛。”

        黑发少年坐在餐桌前。

        “吃饭吧。今天我做了的全是你喜欢的菜哦,洛洛。”

        坐在椅子上看书的黑发少年抬起头来。

        “你的头发有点长了。我来帮你剪剪吧,洛洛。”

        黑发少年向他展露笑容。不是在他人面前的伪装,而是发自内心的,真实的笑容。

        “洛洛。”

        那对于我而言,是无可替代,有如永恒一般的时光。

        所以,我......

        视线开始变得模糊。

        哥哥大人,请一定要......活下去!

        洛洛闭上了眼。嘴角仍然挂着满足的弧度。




        洛洛......

        谢谢。

        被你延续了这条命。

        我还有必须要完成的事情。

        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男子,身着看守制服的鲁路修咬牙向21区的出口跑去。

        我无论什么时候都是等失去了才知道。

        洛洛。

        你,永远都是,鲁路修·兰佩路基的弟弟......!

        有什么晶莹的东西掠过空中。

        是眼泪吗?



        “这不是......洛洛吗?”

        维蕾塔望着躺在地上双目紧闭的人,一副十分头疼的样子。

        “真是的,居然中了0号的圈套,被交换了衣服......”

        “副主任,我们该怎么处理他?”她身旁的一名看守询问道。

        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十分镇定,但实际上这名看守的内心戏比较丰富。

        大家好,我今年24岁,是布列颠尼亚看守所第11监狱里一名新人看守。刚上任就碰上了如此大规模的越狱事件,或许对别人而言这是一场灾难,但对我来说却是难得的良机。如果好好表现一番的话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升职加薪当上看守主任出任典狱长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嘿嘿。

        然而万万没想到刚刚副主任告诉我我误伤了我的同事。我现在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总之,不能就任他躺在这里。”维蕾塔叹了口气,“你们先把他抬到医务室吧。这次的麻醉剂用量有点大,他可能要过好几个小时才能醒来。”

        “明白!”

        被抬走的洛洛:Zzzz...



        走廊内伫立的最后一名犯人在一个飞踢中倒下。

        在枢木朱雀的身后,被他顺路解决的犯人们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在对付了这么多人后他仍然面不改色心正常地咚咚跳,没有过快或者过慢。

        他向前方望去。

        枢木朱雀握紧了拳头,开始奔跑。



        “提问。花店的女儿叫花子,糕点店的女儿叫桂子,那么包子店的女儿叫什么?”

        “馅子!”

        鲁路修答道。

        “答对了。”

        问答机器人的头顶亮起了绿灯。它主动让出了被自己堵住的路。

        鲁路修继续向前走去。



        “皇家同花顺!”

        鲁路修把手中的牌在桌上摊开。

        “是我,输了。”

        与他对战的机器人沮丧地垂下了头。

        与此同时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鲁路修向出口走去。


       
        赢过这些愚笨的机器人真是易如反掌。

        鲁路修一边走一边想道。
 
        马上就可以离开24区了。

        离第11监狱的大门已经不远了。

        想到这里他便加快了脚步。

        转角正离他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就要到——

        “碰!”

        他同另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出于某些设定,在被撞得有点发晕的鲁路修清醒过来后,他发现自己和另外的那个人正处于某个非常尴尬的姿势。

        俗称,推倒。

        而且他还是躺在地上的那个。

        另一位对于这个展开似乎也有点懵逼。

        “鲁路修?”

        “朱雀?”

        两个人困惑地彼此对视了片刻,才突然想起了自己所处的身份,自动站起身后退,拉开了一段距离。

        这种BOSS战的展开方式真是一点不帅气而且一点也不浪漫。

        “让开,朱雀。”鲁路修抽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朱雀。

        “我拒绝。”朱雀也举起了一把手枪,对准了鲁路修。

        在鲁路修的身后,卡莲和C.C.正扒着墙壁探出头来围观。

        “终于见面了啊,这两个人。”C.C.感叹道。

        “这么说来,朱雀是怎么知道鲁路修会经过24区的?”

        听到卡莲发出的疑问,朱雀朝她这边看了过来。

        “啊,关于这个的话——”朱雀还未说完,便被一个新出现的声音打断了。

        “我知道!”

        在卡莲和C.C.的头上又冒出了一个橘色的脑袋。

        “夏莉——?!”

       在场所有人都对这名少女的突然登场表示震惊。

        “我知道——”3号犯人夏莉·菲内特激动地说道。

        “就是那个吧那个!恋人之间特有的,心灵感应——”

        抒情的BGM响起,少女漫画画风的脑补开始浮现。

        【只要闭上眼睛,聆听内心的声音。】

        枢木朱雀站在十字路口,静静地闭上了双眼。

       【 我,能够感受得到。】

        两份心跳声,逐渐重合在了一起。

       【鲁路修的存在。】

        朱雀猛地睁开了眼,锐利的目光射向了其中的一条路。

       【就在那里!】

        朱雀开始奔跑。

        【等着我,鲁路修!】

        “就是这样!”

        夏莉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了一打纸巾,用它们捂住了自己的鼻子以止住喷涌而出的鲜血。

        然而朱雀一句话便打破了这个幻想。

        “不是这样子的啦。”

        “哎——————————————”

        夏莉看上去备受打击。

         朱雀继续解释道:“我之所以知道鲁路修会走24区,是因为监狱里其他的区域基本都——”

        15区的某条走廊。

        一名身着女仆装的黑发女子进行了一个完美的1080度空翻,灵活地躲开了所有射向她的棒球。

        落地后她连头都没有抬起,直接空手接住了从上方落下的闸刀。

        毫发无损的黑发女子走至监控探头下,竖起了大拇指。

        “成功突破!”25号犯人——筱崎咲世子宣布道。

        “......”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果真,对于鲁路修来说,这是不可能的呢。”卡莲沉痛地得出了结论。

        “嗯,嗯。”

        其他人赞同地点了点头。

        鲁路修的头上出现了红色的十字。

        “喂喂,我说你们啊......”

        瞧瞧这群人胳膊肘往外拐的速度。

        “这就是事实啊。”C.C.坦然地说道。

        夏莉向鲁路修投以“对不起关于这个我也无法帮你辩解”的悲伤的眼神。

        鲁路修选择放弃这个话题,转回身去重新对朱雀举起了枪。

        气氛又变得紧张起来了。

        “朱雀,我说一遍。让开。”鲁路修加重了语气。

        “鲁路修,都事到如今了,你认为我还会满足你的要求吗?”朱雀没有任何动摇。

        两个人陷入了僵持之中。谁也没有扣下扳机,但谁也没有放下枪。

        “朱雀——”

        鲁路修喊道。

       “鲁路修——”

        朱雀喊道。

        “朱雀——”

        鲁路修继续喊道。

        “鲁路修——”

       朱雀继续喊回去。

        “朱雀——”

        “鲁路修——”

        “朱雀——”

        “鲁路修——”

        C.C.终于忍不住了。

        “你们到底还打不打了?”她不耐烦地说道,“我见到的上一对的这么深情地喊来喊去的人最后一个喝毒药自尽了一个拿另一个人的剑把自己捅死了。”

        众人的脑海中立即浮现出了一对十指交扣脸部被打上了黑条的男女。

        “哦,罗●欧!”

        “哦,朱●叶!”

        “C.C.,请不要做奇怪的联想。”鲁路修推开了这幅诡异的场景。他深吸一口气,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到对面的人身上。

        不过她说的确实不错。他想道。是该做个了解了。

        他握紧了手枪。

        他和朱雀依旧维持着用枪口指着对方的姿势。

        然而,即使两人已经走到了这般地步,在内心深处鲁路修仍然相信着。

        这个人,不是别人,是那个枢木朱雀啊。

        朱雀是不会对我开枪的!!!

        然后,只听见啪的一声,朱雀爽快地打掉了他的手枪。

        鲁路修:???

        好像听到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导演!!!!!这个人他不按原来的设定走啊!!!!!!!

        鲁路修表示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朱雀居然对我开枪了啊!!!!!!!朱雀竟然敢对我开枪啊!!!!!!!

        这枪还开得毫不犹豫,连眼都不眨一下啊!!!!!!!

        在鲁路修陷入混乱中时,朱雀一步步地向他走近。

        “鲁路修——”

        “朱雀,你,冷静一点......”鲁路修不断地向后退,直到撞到了墙。

        阴影笼罩住了他。

        处于背光状态,从鲁路修的视角来看已经黑成一片的人的脸部却闪着两道寒光。

        令人不寒而栗的声音响起。

        “准备好接受惩罚了吗?”



        “D1,在下一个路口左拐。”

        被黑色手套覆盖的手指捏住了白色的“士兵”。

        “D3,笔直向前走。”

        白色的“战车”被拿起。

        黑发少年注视着显示屏上,被看守包围的犯人举手投降的画面,最终用“白王”轻轻踢倒了“黑王”。

        “Checkmate。”

        成功指挥完了一场抓捕出逃犯人的行动,第7监狱看守主任朱利叶斯·金斯利靠向椅背,闭上了眼。

        “7号,我想喝水。”他向右边伸出了手。

        一只手背上有着“07”字样的刺青的手向他递来了一杯水。

        朱利叶斯接过水杯,满足地喝了一口,睁开眼侧过头来看向身边的人。

        与枢木朱雀容貌一致的7号犯人同时也低头看向了他。

        两个人的目光交汇。朱利叶斯微微一笑,搂住了俯下身的7号的脖颈。

        他们亲吻了彼此。

        今天的第7监狱也十分和平呢。



        to be continued......

        终于写完了这个我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的玩意儿。

        话说本来给朱雀和鲁路修安排的是一个很严肃的见面,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推倒。本来以为他们会多说点话的,但真正写到见面后我的内心却是“你们别说了快点拉灯吧” orz

        总之关于这个AU——如果要按原作黑白来看守所的主线走的话,大概就是“为了调查使用犯人进行超能力相关的人体实验的神秘组织,鲁路修进入了布列颠尼亚看守所”这样。虽然在本文里是完全看不出来跟超能力战斗之类的有什么关系的。

        塞西尔是管医务室的,罗伊德是科技部的。

        迪特哈鲁特身为放送部部长,除了主持监狱内的各种活动【比如运动大会什么的】以外还要坐镇总监控室,所有监狱的陷阱启动时他都能得到报告。

        呃......好像也没有什么好补充的了。

        那么最后来卖一发原作的安利。黑白来看守所真的超——好看,十月份刚动画化,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去B站看看哦xdddddd

评论(5)
热度(37)
  1. cesia无名 转载了此文字

© 无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