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谢谢你喜欢我!
手游狗 低产困难户
急需一个人每天及时把我赶出游戏

【反逆白黑】修 命令(3)

       
        抛弃了辣鸡非洲师,滚回Fate大坑无法自拔。一晃几个月没更新了。感觉一句简单的对不起无法表达我对蹲守妹子的愧疚之情。谢谢你愿意来看我的辣鸡文,谢谢你愿意来催我,真的是太感谢了QAQ

        之前没有想到会写后续所以一开始没有说明,这篇除了朱修以外还会有其他cp的成分。比如罗伊德和塞西尔,比如扇和维蕾塔,基诺和卡莲不确定,因为还有可能是卡C,但也可能什么都没有,等我写到了再决定吧x大家有什么想法也欢迎来跟我说xdd

        漫长又平淡的一章。剧情乱七八糟。OOC通篇乱跑。我已经放弃了治疗。结尾画风突变预警。请大家注意保护好眼睛。

        阿什福德的内部结构全是我口胡的。

        前两章可以戳我头像进去复习。


        鲁路修·兰佩路基的一天依旧是从与食物打交道开始的。

        他每天都会早早起床为妹妹和自己准备好今天的便当,当然早餐也在他的负责范围之内。

        今天也不例外。

        鲁路修端着盘子走出了厨房。当盘底与桌面完全接触的那一刻他的身旁一如平常地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早上好,哥哥!”

        “早上好,娜娜莉!”鲁路修笑着说道。他注视着妹妹在自己拉开的椅子上落座,然后走至对面的位置坐下。

        娜娜莉抬手打开了收音机,女主播的声音传了出来,兄妹二人开始一边听广播节目一边吃饭。

        这是一个与往日无异的早上。

        “现在我们开始朗读观众来信。”女主播说道。她抽出了第一张明信片。“来自东京的处女座的‘圆眼镜什么的最讨厌了’小姐写道:‘我从学生时代开始直到工作都一直陪在他的身边,但是他心里永远只有他的科学研究,对其他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老实说,我都差不多要死心了。如果是那个家伙的话,一辈子都不开窍也不是不可能。’”女主播的音调也逐渐随着写信人感情的起伏而跌落了下去。

        娜娜莉轻轻叹了口气。“遇见这种人真的是辛苦了呢。”她感叹道。

        “‘但是,果真我还是不想这么早就放弃。请问K小姐,我到底该怎么办呢?’”念到这里,女主播顿了顿,然后给出了她的意见。“昨天的节目中我已经提到过了,非常遗憾的是,处女座本周的恋爱运势走向平平。但是,你不可以因此而灰心!因为,在平淡之中,也隐藏着爆发奇迹的力量!下面我,将告诉你,在对你的情况进行了占卜后我得到的,属于你的‘恋爱的魔法’——”

        听到了某个词后鲁路修突然猛地颤抖了一下,筷子敲击瓷碗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娜娜莉向自己的哥哥投以关切的眼神:“怎么了,哥哥?”

        “没事哦。”鲁路修立刻挤出了一个笑容,“只是......手滑了一下而已。”他抬头看向挂钟,随即站起身来。“时间到了,我要出门了,你一个人在家里慢慢吃啊。”

        “好的——”娜娜莉答道,“一路顺风——”

        合上的门发出了一声闷响。鲁路修舒了一口气,他盯着对面人家的院墙发了一会儿呆,又很快地眨了眨眼睛回过神来,调整了一下状态,向学校的方向迈开了脚步。

        今天也是普通的一天。

        然后,一个人进入了他的视线。

         “早上好,鲁路修!”站在邻居家门口身着与他一致的黑色校服的棕发男子,在看到鲁路修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亲切地呼唤着他的名字并向他挥手问好。

        截止到目前看似平和顺利的日常就此破裂。

        鲁路修僵硬了一下。“早上好,朱雀。”他回答道。棕发男子——枢木朱雀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快步跑到了他的面前。

        “只有你一个人吗?娜娜莉呢?”朱雀问道。

        听到挚爱的妹妹的名字,鲁路修立刻警觉了起来。“初中部的上课时间比我们高中部要晚一点,过一会儿阿尼娅会来找她一起去学校的。”他解释道。

        朱雀理解地点了点头。“那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他说道。看上去他的好心情并没有受到友人缺席的影响。

        “我们走吧,鲁路修。”

        “唔,嗯。”鲁路修只好点了点头,与朱雀并肩向学校走去。

        鲁路修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用单手支起头,叹了一口气。

        总算在教学楼门口摆脱了要去教师办公室报道的朱雀。但想到之后身为邻居的两个人将一起上学归家,在学校里因同属于学生会也会经常在一起活动,他的头便开始隐隐作痛。

        不,换个角度来看,我能时刻看住他防止他对娜娜莉出手,这就足够了。

        但紧接着他的脑海里又播放起了自己和朱雀相处时的场景。

        那个视线......总觉得......怪怪的。

        场景的回放最终以昨天与朱雀道别后棕发男子的微笑结束。

        自己大概是被这一连串的事情弄得有些焦虑过头了。

        鲁路修摇了摇头。上课铃声响起,喧闹声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换了一个更为舒适的姿势,闭上了眼。

        与往常清脆的皮鞋敲击地面的声音不同,今天教室门口响起的脚步声稍显杂乱,似乎是两个步调不一致的人一起走了进来。

         “同学们,今天我们班迎来了一名新成员——”

        鲁路修猛地睁开了眼睛。

        熟悉的棕发男子一边往黑板上板书自己的名字一边自我介绍道:“我叫枢木朱雀,请多指教!”

        学生们的议论声响起,但鲁路修一句都没有听到。在他瞪大的眼睛中映出的,是在朱雀放下粉笔转过身来,迅速地扫视了一遍人群,最终把目光定格在他身上后露出的,因看见熟人而感到安心与欣喜的笑容。

        在与朱雀的对视中,老师的话语也变得模糊起来。“那朱雀同学就坐到鲁路修身边吧。”,鲁路修隐约听到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他就看见朱雀就开始向自己的方向移动,一步,两步,三步......直到自己的面前。

        “又见面了呢,鲁路修。今后我们就是同桌了。”

        朱雀的声音十分清晰。

        静音按钮被取消,同学们的讨论声如潮水般重新从周围涌了过来。鲁路修不太记得自己回答了什么,等他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处于一个把自己的头深深地埋在两臂之间的姿势了。

        现在连安宁的上课时间也沦陷了。

        午休的铃声响起,鲁路修打算往常一样去学生会打发时间。但当他站起身来时,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新同桌还堵在他离开的路上,抬起头眼巴巴地看着自己。

        “我们走吧。”鲁路修说道,发现自己的口气意外得十分轻松,“你还记得学生会会室怎么走吗?我带你去吧,顺便了解一下这个学校,方便你今后的工作。”

       
        鲁路修和朱雀一起穿行在走廊里。许多学生都放弃了教室决定去寻找其他地方与朋友们一同享用午餐,当他们走过时不少身着校服的男生女生们都转过头来向他们投去关注的一瞥。

        “你看,鲁路修大人在和一个没见过的男生说话哎!”一名女生对身边的伙伴小声说道。

        “我们刚刚走过的这边是高一年级的一班和二班。”鲁路修说道。

        “啊——难道,他就是昨天传说中被副会长告白的那位?”

        虽然压低了声音,但说话者的兴奋之情还是不受控制地溢了出来。

        鲁路修的嘴角轻微地抽搐了一下。他装作自己什么都没听见,仍保持着亲切礼貌的口吻继续介绍,只是默默地加快了脚步:“然后右边,是三班和四班。”

        女生们的窃窃私语没有消失。

        “那个绿眼睛的男生,好帅啊——”

        朱雀看上去听得十分认真,还在不断地点头。

        鲁路修转向门口。“我们出去吧。”

        “这里是学校里较为偏僻的地方了。”鲁路修说道。此时他们正置身于一个花园一般的地方,水泥路已经消失只留下了草地,矮矮的灌木上零星点缀着颜色各异的花朵。

        “一般都不会有人到这里来。”他继续说道。

        朱雀看似乎并不赞同他的说法,他低头看向了草地,像是在仔细观察什么。“但是,从草地被踩踏的情况来看,这里最近似乎经常有人来拜访。”

        鲁路修也低下了头,发现草地上确实已经被人踩出了一条不明显的痕迹。他和朱雀一起沿着痕迹走了几步,向尽头望去。

        “哎?”

        在一颗处于角落的灌木旁,有一个小房子一样的东西。随着他们的接近,小房子也愈发清晰起来。

        “那个......”鲁路修在自己的脑海里进行了一番搜索后,终于找到了与之相对应的名称,“是祠堂吧?”

        “是的。”身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日本人的朱雀肯定了他的判断。

        “为什么会有学生在这里搭建祠堂?”鲁路修疑惑地说道。“而且,”他看向了摆在祠堂前面的花花绿绿的包装袋,“还认认真真地在祭坛上放了贡品。”

        这么说着,他俯下身试图看清那座小小的祠堂里面供奉的东西。答案令他心中一惊,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怎么了,鲁路修?”朱雀问道。他用右手托住下巴,打量了一番祠堂内的东西。“这个......不就是一块石头吗?虽然长得有点奇怪......”

        “不。”鲁路修艰难地开口道,“朱雀......你,不觉得这个是一个,长头发的女人的石像吗?”

        听到鲁路修的话,朱雀歪着脑袋又看了看那块石头,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这么一说,确实很像。不过,身体上是怎么了,好像被磕了两道疤?”

        “我认为这个不是疤。”鲁路修说道,“应该是......某种符号。”

        被朱雀称呼为“两道疤”的东西,在鲁路修眼中,正是那个为他招来麻烦的“爱神大人的标志”。

        鲁路修开始感到紧张,而朱雀只是耸了耸肩,站起身来。“可能是的,也可能不是。”他说道。在注意到鲁路修投来的视线后他愣了一下,才解释道:“物是有灵性的。”

        “准确来说,人会赋予物灵魂。”他弯腰拾起了地上的一块小石头,把它轻轻地抛向天空,然后抬手接住。“即使是这样一块普通的石头,经过人们长时间的供奉,说不定就会越看越像,越看越像,最后真的变成石像的样子了。”

        “这种应该算是人自己的心理作用吧?”鲁路修说道,“石头的长相是不可能真的改变的,除非进行人为的雕刻。”

        “没错。这也是最普遍的情况,没有什么危害。”朱雀说道,“不过,也有特殊的例子。比如,一块被进行了长达数百年的供奉的石头,说不定就会真的产生自己的意识。所谓神明,也都是从人们的愿望中诞生出来的啊,虽然和这些小物品不是一个等级的。它们最多,也就是化身为‘妖怪’一类的存在吧。”

        鲁路修有些惊讶地看向朱雀。“看不出来,你对这种东西很了解啊。”

        “我是在神社里长大的,从大人们那里听来了一些事情,不过称不上了解。”朱雀摇了摇头,把石头丢回了草地上。

        “对了,鲁路修。”他忽然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我希望......下午放学后你能来天台一下。我有一些很重要的话想对你说。”

        鲁路修注视着那双绿眼睛,缓缓地点了点头。“可以。”他回答道,“正好......我也有一些话想要对你说。”

        朱雀露出了笑容。

        “谢谢。”

        “那我们现在回学生会吧。”鲁路修说道,向前迈了几步走到了朱雀的前面,“再不回去的话,米蕾会长她们该等急了。”

        “好的!”朱雀紧跟在鲁路修身后,两个人离开了这个小小的角落。

        形似女人的石像静静地看着他们。

        之后朱雀表现得非常正常,和其他人融洽地聊着天。

        但是......

        鲁路修偷偷地向朱雀的方向瞄去。棕发男子正在给娜娜莉讲着什么,两个人看起来非常开心的样子。鲁路修皱了皱眉,这时朱雀正好转过头来,两个人对上了视线。鲁路修赶紧移开目光,与一旁的夏莉说起话来。

        如果,他要说的话就如我所想的那样......

        放学的铃声响起。两个人一步一步接近了天台。

        门被猛地推开,为走廊所限制的视野瞬间变得开阔,寒风呼啸着迎面扑了过来。

        “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鲁路修双手抱肩,看向了站在面前的同行者。

        朱雀点了点头。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鲁路修......其实,我——”

        鲁路修抢先打断了他。“枢木朱雀。”他特意喊了对方的全名而且加重了语气,“如果你要跟我说娜娜莉的事情的话,我的回答是‘不’。从我这一天的观察结果来看,你还远远没有达到成为娜娜莉的恋人的标准。”

        “哎?”朱雀愣愣地看着他,仿佛鲁路修在谈论一件他从未听闻的事情。

        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鲁路修小小地向后退了一步。

        难道.......自己真的搞错了?

        朱雀终于反应了过来。“鲁路修,你误会啦。”他笑着说道,“我和娜娜莉只是普通的朋友啦,我对她没有别的想法。”

        “那......你想找我说的事情是?”

        “这个嘛......”

        朱雀挠了挠脑袋,收起了笑容。

        鲁路修心中不详的预感达到了顶峰。他看到棕发男子认真地注视着自己。他的话语传入了耳中:

        “其实——我在昨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喜欢上了鲁路修哦。”

        “所以,请问你愿意和我交往吗,鲁路修?

        这次轮到鲁路修愣住了。

        “哎?”

        突然之间,那些被鲁路修努力地抛到脑后的事情全部都回来了。

        早晨的广播,随手绘画的纸条,绿发的爱神,荒唐的大冒险,那些怪怪的眼神,还有......

        棕发男子看向自己的表情逐渐和昨日那如中了魔法般狂热地进行回应时的表情重叠了起来。

        结果,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真的吗?

        鲁路修慌张地摇了摇头。

        “抱歉,这个......”他努力组织着语言,“我——不能接受。”

        是的,这是被魔法控制了的恋情。不是出自本心的。是原本就不该发生的。应该拒绝掉。

        “对不起。”鲁路修道歉道,“请你回去再仔细考虑一下吧。我真的不能接受你的告白。”

        “如果你想说的话就是这些的话,我先告辞了。”

        这么说完后他匆匆地转身回到了走廊,没有再看朱雀一眼。他快速地跑下了楼,停在了教学楼门口用双手撑住膝盖,喘气休息。

        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爱神的魔法要过多久才能解除?在此之前自己该用什么态度面对朱雀这个无辜的受害者?

        忽然,鲁路修注意到有什么细小的东西开始缓缓地落在了地面上。他抬起头,发现雪花正从天空中悠然降临。

        “下雪了......”

        一名白衣女子随着漫天大雪来到了这座城市。待在屋顶上站稳后,她缓缓睁开了琥珀色的眼睛。

        形如展翅的双翼的图案在她眼中浮现。

        TBC

        很遗憾朱雀喜欢的不是娜娜莉的事情这么快就被戳破了。不然的话感觉会变成另一个有趣的故事,大概是这样的:

        鲁路修误以为朱雀对自己的妹妹有意思。于是。

        朱雀:娜娜莉在吗——

         鲁路修(拦在门口):娜娜莉很忙的没空!有什么事找我!

        朱雀:娜娜莉——

        鲁路修(打断):我来!

        朱雀:鲁路修,我想——
       
        鲁路修:我们走!

        最后。

        朱雀:鲁路修,我缺个男朋友qwq

        鲁路修:好!......?!

        被吃干抹净了。

        鲁路修:所以,原来你喜欢的不是娜娜莉吗???

        朱雀:???我喜欢的一直是你啊???

        HE。

        把自己主动送上门。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话说回这篇文。

        原定是一章内说完的事情最后还是需要分割成两章放送,果真我已经爆字数到没有救了orz下一章C.C.正式上线,这次不会有错了。

        那我们有缘下章再见吧w
       

       

       

评论(14)
热度(12)

© 无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