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谢谢你喜欢我!
手游狗 低产困难户
急需一个人每天及时把我赶出游戏

【Fate帝韦伯】时间旅行者韦伯(1)


看标题知剧情系列。(和善的笑容.jpg)《时间旅行者的妻子》与《魔法少女小圆》的混合产物。

大帝幼帝与韦伯二世的排列组合。

在FZ联动来之前突然想浪一把的放飞之作,更新全凭心情。

第一人称。OOC会很严重。剧情进展缓慢。请小心食用。




        引子

        伊斯坎达尔:这是一个普通的夜晚。睡梦中的我忽然惊醒,心中忽然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我坐起身来,朝床上望去。不出我所料,上面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的踪影。
 
        我站了起来,走到床边抬手掀开被子,拿起了盖在下面的睡衣。床单上残留着许些皱纹,用手指触碰还能感受到余热。一切都表明这上面刚刚还睡着一个人,但他忽然就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我看了看手中的衣物,露出了苦笑。“这个小子,半夜又跑到哪里去了......”我自言自语道。

        虽然长得十分瘦小,总是被人嘲笑,但在我看来韦伯·维尔维特绝非是什么胆小鬼。他是一个拥有坚定意志的人,无论被抛到了什么地方最后都坚强地回来了。虽然目前他仍在痛恨自己的懦弱无能,甚至还经常掉眼泪,但终有一天他会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我拉开书桌前的椅子坐下,开始等待。窗帘透出朦胧的月光。现在大约是凌晨两点,正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整座城市都陷入了安眠之中。

        而那个小子现在现在又在哪个地方,哪个年代奔跑呢?



        韦伯:我正在清晨的街道上奔跑。三分钟前,我还躺在我自己的床上好好地睡觉,转眼之间我就摔在了这片不知名的土地上。

        我双手撑地,咬紧牙关,努力对抗着翻滚的胃。随着恶心感的逐渐退去,我的大脑也在冰冷的空气中清醒起来。我休整了片刻便爬起身环顾四周,试图弄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

        此时天才刚刚亮,几乎看不到行人,浓浓的雾气成了我很好的掩护。但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习惯性地用魔法给自己施加了一层简单的伪装。毕竟,你很难给出一个让路人们相信你在大街上赤身裸体完全合乎逻辑且无需拨打报警电话的理由。

        一阵寒风吹过,我打了个冷战,意识到自己必须尽快找到御寒的衣物,不然我会带着在夏天几乎不可能得的重感冒回去见伊斯坎达尔。我抱紧自己的肩,开始跑了起来。雾气真的非常浓郁,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让人感觉身处仙境。世界变得模糊起来,就好像那些关于自己的姓名,身份,目的......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都将一点点地消融在这片雾中,只留下一具四处游荡的迷失的躯壳。

        体力的剧烈消耗更是加剧了这种不真实感。我咬了咬牙,艰难地迈开步伐,终于看到了一个伫立在路边的箱子。它红色的外漆在这黑白默片一样的场景中显得格外鲜明,似乎在急切地呼唤我说:“这里就是终点!”

        我加快脚步来到了那个箱子旁,它上面的字迹变得清晰起来。“衣物捐助箱”,不错,就是你了。我把手放在锁上,轻声吟诵咒语,它便听话地啪地一声就开了。我从里面翻出了件看起来比较厚的旧大衣把自己紧紧裹住,总算暂时解决了保暖的问题。

        我对于自己取得的成果很满意,唯一的不足之处是这件衣服上有一股浓郁的烟草味,它的主人仿佛在致力于让自己死于肺癌。虽然由于某个雪茄不离手的人我早已习惯了尼古丁,但如此紧密的接触还是让我皱了皱眉。现在不是挑剔的时候。我告诫自己,开始琢磨起下一步的计划。

        我这次会在这里待多久?十分钟,还是一整天?保险起见,我想我应该趁着大雾去找家商店弄些吃的,顺便看一看这附近有没有可以栖身的角落,为长期的停留做好准备。

        打定主意后我便出发了。我一边闲逛,一边胡思乱想:

        伊斯坎达尔发现我消失了吗?还是说他仍保持着那副狂放不羁的睡姿,四肢摊开打着呼噜?

        这些抽烟的家伙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

        我摔回去时,会把他惊醒的;或许不会,因为我很轻,掉回床上时声响不大,而且他又睡得很沉。
       
        周围建筑的样式看起来有点老,像是某个在我出生以前就被翻修得看不出原样的旧城区。

       其实,这个地方还是挺不错的,非常安静,就是很冷。如果我在这里多呆一会儿的话,下次可不可以在那些可怕的地方少待一会儿?

        我回去后大概确实是要感冒了......

        这里......到底是哪里?

        现在......到底是......几几年?

        就在我的脚步越来越缓慢时,我忽然眼前一黑,再次向地上倒去。但这次,我的双手撑住的不是坚硬的地面,而是某个非常柔软的东西。

        那是我的床。

        惯例的煎熬过去后,我长舒了一口气,直起身来。我转过头,发现伊斯坎达尔已经醒了。他正坐在书桌前等着我,手里还拿着我的睡衣。



        伊斯坎达尔:在我看清楚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之前,一个人就这么忽然出现在了半空中,掉下来落在了床上。

        那是韦伯。

        他有些茫然地看了我片刻,很快就眨了眨眼睛回过神来。他张开嘴,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最后发出来的却是一声:“啊,啊啾——”

        我立刻抓起棉被把他裹好,韦伯低下头,拉紧了被子,没有再说什么。我感觉到他在微微发抖。

        “伊斯坎达尔。”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道,“我这次离开了多久?”

        “大约半个小时吧。”我回答道。韦伯低声说了句“我知道了”,往我怀里凑了凑。

        他又陷入了沉默。

        就当我以为他已经睡着了的时候,胸前突然传出了一个闷闷的声音:

        “我回来了。”

        我扬起嘴角,把他抱得更紧了一点:“小子,欢迎回来。”

        他动了动。

         “......笨蛋,你太用力了。”

        听到这句话,我终于笑了起来。“抱歉啊。”这么说着,稍稍放轻了力道。
       

lost


评论(2)
热度(25)

© 无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