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谢谢你喜欢我!
手游狗 低产困难户
急需一个人每天及时把我赶出游戏

【Fate 帝韦伯】时间旅行者韦伯(2)


唠唠叨叨的第一章。没有大帝,只有一个很有故事的二世与一个即将变得很有故事的韦伯。对,作者就是一个没救的韦伯厨,他们两个人真可爱(躺平平)。大家可以戳我头像进去看序章,就是四月的第一篇,超链要等摸到了电脑再加orz



        第一章 关于时间旅行者

        韦伯的讲述

        我叫韦伯·维尔维特,是一名时间旅行者。

        不,和你们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时间旅行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事实上,我是被迫进行时间旅行的。有时候,我正在房间里面安静地读书,或者躺在床上闭着眼休息,下一秒,一阵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眩晕感猛地袭来,我的大脑便停止了工作,直到1980年冬天的寒风把它唤醒。我会发现自己正躺在某条小巷子里,或者什么别的更加尴尬的位置。而且,最糟糕的是,我什么也不会穿。

       赤身裸体总是会招来各种各样的问题。人为的——比如追赶你的警察;自然的——比如零下三十度的气温。无论哪样都十分致命。在我狂奔了一分钟、或是流浪了几天后,又是一阵眩晕,当我睁开眼睛时我已经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墙上的挂钟显示只过去了十五分钟。

        我曾经就此问题跟我的前辈抱怨过,但他也没有解释清楚这是个什么原理。“我们不能把一个时间的物品带到另一个时间里去,它们和我们不一样,是只属于‘现在’的东西。”长发男子抽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雪茄,如是说道。

        “那么,被时间随意地抛来抛去的我们,到底算什么啊......上帝的恶作剧吗?”年幼的我愤愤不平地说道。

        长发男子的动作停滞住了一下。然后,他带着一种非常严肃的表情开了口,不知道到底是在回答我的问题还是在喃喃自语感慨人生:

        “这可比恶作剧要恶劣多了。”

        说完后他狠狠地抽了口烟,难得地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似乎是被勾起了许些不愉快的回忆。

        那句话所包涵的感情过于复杂,或许有愤怒,有无奈,有痛苦,有悲伤......当时的我无法辨清,我只是站在一旁静静地望着他,注视着那由于常年的挤压已经留下了深深的皱纹的眉头。他还很年轻,但看起来一直深受忧虑的困扰,它们把他折磨成了一个仿佛世上没有事情能够让他真正高兴起来的老气横秋的怪人。虽然他平日里说话刻薄,总是惹得我十分恼怒,但此刻我的心中却涌现出了一份真挚的理解与同情——为他,同时也是为了我自己。我迟早也会和他一样,碰上一大堆令人胃疼不已的麻烦事。这就是生为时间旅行者的我们的命运。

        注意到我有些消沉,长发男子展现出了难得的亲切的一面。他走到了我的面前,蹲下身来认真地看着我。

        “韦伯·维尔维特。”他郑重地喊了我的全名,语气非常轻柔,但其中包含着一股不容忽视的坚定。我迷茫地看着他,不明白此举的用意。

        “事实上,时间旅行也不全是坏事。”他缓缓地说道,“你会遇见一些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能够目睹甚至是参与一些珍贵的时刻。虽然它们都终将逝去......但是......”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有一丝颤抖。他顿了顿,调整了一下情绪,才继续说道。

        “你必须要努力战斗。你必须要——”

        他凝视着我的双眼,把剩下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地敲进了我的心里:

        “活下去。”

        之后,除了他离开的那天,我们再也没有谈起过类似的事情。虽然依旧不明白那句话的真意,但我还是把它记住了。因为,那个人,像是在托付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一样,我必须要接好,不能把它弄丢了。而且在最后,他也真的把某样东西,留给了我。

        撇开这些令人伤感的事情,对于“活下去”这点——在我们相遇的有限时间里,长发男子确实教会了我如何履行它的字面意思。比如在遭遇了时间旅行后,我们最需要做的两件事就是:为自己寻找衣物,以及对付那些看见我们的人。

        只要没有落到荒郊野岭,衣服在有人的地方还是非常容易获得的,只需要懂得如何迅速打开各种各样的锁就行了。而至于人——很不幸地,我天生就非常不适合进行任何剧烈运动,即使接受了锻炼也仍跑不了几步路。但尽管如此,解决的办法还是存在的。

        “这算是我们的一点点小特权吧。”长发男子说着,打了个响指,他竖起的食指指尖上立刻冒出了一小簇火苗。我睁大了眼睛,紧紧盯着那跳动的精灵,感觉自己仿佛掉进了兔子洞里。

        长发男子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点了点头表示肯定:“我们能够使用魔法。”他收回了自己的食指,连同那精灵一起。紧接着他又抛出一句话,把我刚刚涌起的那一点点的期待也给无情地打碎了:

        “当然了,和那些小说里描绘的不一样,我们是不可能施展出什么强大的魔法的,用它们伤人都很难做到。我们能够使用的基本都一些技巧性的东西。”

        之后他向我展示了许多的小把戏。比如催眠一个人,制作一些魔法道具,打开各式各样的锁等等。除了讲解,我们也经常来到公共场合进行实践。
 
        如他所说,这些魔法相比书中描写的那些实在是差远了。不过在一个充斥着普通人的世界里,这点简单的魔法已经十分激动人心了。我不得不承认他是一名优秀的老师,搞不懂的事情基本上只要经过他的讲解就会变得清晰明了起来,托他的福我也总算学会熟练地使用魔法来保护自己了。但是他的性格相当糟糕,我经常能从他这里收获到大量以“你这个大蠢材!”为开头的一长串说教。虽然我确实算不上是一个聪明的学生,但每次都被这么贬低得仿佛自己真的那么一无是处就是一件非常令人恼火的事情了。而更加雪上加霜的是:我说不过他。

        唯有那么一次我切实地戳中了他的痛处。那大概也是我离真相最近的一次了——关于他总对我有发不尽的牢骚一事的真相。

        那是在一次普通的练习后,我照例被他狠狠地训了一通,正憋着一肚子的气,坐在某家咖啡厅外的椅子上休息。

        “魔法的力量真的仅止于此吗?”我问道,“真的就只能用来撬锁偷窃,糊弄小混混之类的吗?它一定还可以做到更加厉害的事情吧!”我干脆地下了结论,同时观察着他的反应。

        他才用刀切去雪茄的顶端,从口袋里摸索出了一盒火柴来。听到我的话后他停下了打火的动作,没有立即回答。这是默认的标志。我继续乘胜追击:“所以,到头来还是魔法师自身的问题。看来你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比我也强不了多少啊。”

        他仍然保持着沉默。

        诚实地说,当时的我有一点后悔。即使安慰自己“那家伙平时说你说得那么过分,偶尔回击一下也是没问题的”,也还是感到忐忑不安。他到底会做出怎样的回应呢?

        片刻后他便开了口,没有更加尖锐的反驳。“小鬼,你说的没错,魔法的力量是我们难以想象的强大,只能做到这种程度都是我们资质太差劲的问题。”他直视着我的眼睛,语气平静。

        我被这前所未有的坦诚吓了一跳,一时说不出话来。

        他用火柴点燃了雪茄,缓缓放到嘴边,深深地吸了一口。

        “如果,我有那个【才能】的话——”说到这里,他微微眯起了眼睛——看起来这真的是一件让他失落万分的事情。“我们就不用再这么每天东躲西藏了。我就有能力去挽回一些事情,修正一些事情,去阻止一些事情......”

        这个人,应该也有非常想要做到的事情吧。我听着那苦涩的语调,想道。但是,因为自身能力所限,他却无法飞到理想的高度。被劣等感与无力感束缚着的我们,在这点上也算是同病相怜吧。

        “然而,”他突然提高了音量,使我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现在的我们确实是无能为力的。什么都改变不了。 ”

        我注意到了他的用词。“‘现在’是指......未来的某一天你能够做到吗?”我问道。我感觉自己快要消失了,有些烦躁地晃起悬在空中的腿来,似乎这样就能从时空的漩涡中挣脱,在这个时间里多呆一会儿。

        他看着我,轻轻摇了摇头。“会有一天做到的。”他说道。

        他的言行非常矛盾。但没等我想明白,他便继续说道:“至于你——目前还只是个天真无知的臭小鬼,什么也承担不起,每天做着白日梦。你今后的路还远着呢。”末了他又“哼”了一声,总算是恢复了他一贯的挖苦讽刺的语调。

        “好啦,你快点走吧。”他不耐烦地催促道,“有缘再见。”

        话音刚落,没等我做出回答,我便掉回了自己房间的地板上,身下还压着当天所穿的衣裤。

        “什么啊,那家伙......”我这么对着空气抱怨道,“听他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就被丢了回来,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不满归不满,疑惑归疑惑,我们同样也没有再提起过相关的话题。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刨根问底比较好,或许是因为你永远都无需知晓,或许是因为很久很久以后等你落得同样的境遇时才会明了。

        这就是我与我的前辈之间发生的两段小小的对话。我们都看彼此相当地不顺眼,但我想他应该能在“影响了我一生的人排行榜”上混进前五。我和他相处的时间累计起来或许连一个月都不到,我没有仔细记录过。相比之下,我与榜上第一名呆在一起的日子也显得长了起来。

        对了,这位古怪的前辈,他自称为“孔明”。


alive

        接下来要讲的是三个有关初次相遇的故事。关于韦伯如何遇见他的榜上第一名,关于伊斯坎达尔又是如何遇见他的榜上第一名,以及韦伯如何遇见他的那位前辈。

评论
热度(28)

© 无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