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谢谢你喜欢我!
手游狗 低产困难户
急需一个人每天及时把我赶出游戏

【Fate帝韦伯】时间旅行者韦伯(3)

这次登场的是大帝与韦伯。

上周因为四调没有更新,今后也会因为高考的临近而减少更新的量,真的是非常抱歉orz本来是打算一次性放出一个故事的,看来只能分割放送了。


第二章 四个关于初次相遇的故事

第一个关于初次相遇的故事

【某一日,少年遇见了一名探险家。】

1990年6月10日 星期日(韦伯19岁,伊斯坎达尔33岁)

        韦伯:这是一个安静的午后。咖啡厅里零零星星地坐着几位客人,在舒缓的音乐中,他们不是正聚精会神地盯着眼前的书本就是在望着窗外或者天花板之类的地方发呆。

        我趴在收银台前,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昨夜因为赶报告我很晚才休息,周围这懒洋洋的环境更是令人昏昏欲睡。我迷迷糊糊地纠结着到底应不应该顶着被经理责骂的风险小憩一下,一边感觉眼皮越来越沉重。卡朋特的歌声似乎是从什么遥远的地方飘来,断断续续地进入了我的脑海:

        “Just......before......yesterday...once...mo......”

        正当它们即将彻底消失的时候,一阵清脆的风铃声唤回了我的意识。

        我慌慌张张地撑着柜台站起身来,在奋力睁开眼睛的同时说出我的台词:“欢迎光临!请问客人有什么需要吗?”

        来者似乎没有立即回答。

        我眨了眨眼,忽然意识到自己正在与他四目相对。这是位高大的红发男人,只需一眼便足以使人印象深刻。他肯定已经超过了2米,浑身上下看上去都是健硕的肌肉。而正是这样的一位彪形大汉,此时正俯下身来盯着我,右手托着下巴,一副正在思索什么的样子。

        被素不相识的人如此近距离地注视着总归是一件令人非常不舒服的事情,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这时,一段不久前的记忆冲入了我的脑海。与此同时,那名红发男子也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我们便一起叫出了声来:

        “啊——是你——”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吓得腿一软,又往后连退了几步,头撞到了身后的橱柜。

         “疼疼疼!”我双手捂着头蹲了下来,内心慌乱不已。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无数个问号在我眼前跳来跳去,人生中头一次遭遇这种大危机的我完全不知所措,甚至不敢抬头再次对上那名红发男子的目光。

        当红发男子的声音再次响起时,那与他的身形相符的音量如打雷般,把本就处于混乱状态的我拖入了更深的恐慌中。他才说了几个字我便自暴自弃一般地大喊了出来——实际上只是努力从嗓子中挤出了一点声音,还带着哭腔。

         “喂——小子——”

         “那,那个,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那个事情我会好好解释好好道歉的,所以今天请先放过我吧!”

        做出了如上发言后我紧闭眼睛把头深深地埋在两臂之间,等待着结果。出乎意料的是,对于我胡闹一般的行为,红发男子并没有大发雷霆。

        “怎么突然就哭了?你这幅样子还称得上是堂堂男子汉吗!”听起来他十分不满,但语气却温和了下来。

        我偷偷地抬起头来,只见他叹了口气,挠了挠头,最终用无奈的语调再次开口道:“总而言之,小子,你不用害怕,我只是想找你谈一谈。你刚才也说了,会跟我好好解释清楚的吧?”

        我们再次对上了目光。他定定地注视着我。我迷惑地点了点头,不清楚他有什么打算。

        红发男子低头看了看表,然后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只笔和一张卡片,伏在吧台上快速地写了几行字。

        “那如果你方便的话,我们今天晚上在这里见面吧。”他一边说着一边把卡片递了过来。我抬手接过它,某家餐馆的名字,以及一个时间进入了视线。

        就在我对着上面的字发愣的时候,红发男子的大嗓门又响了起来:“喂,小子,你是店员吧?那给我来一瓶这里最好的酒吧。”

        我慢慢地站了起来,把那张卡片塞进了口袋里。“这是家普通的小咖啡厅啦,我们不供应酒类的。”我嘟哝着,在末尾小声加上了一句“笨蛋”。

        红发男子似乎并没有在意我最后的那点抱怨。“啊,原来只是咖啡厅吗?”他自言自语道,抬起头来扫视了一遍菜单,咧开嘴露出了笑容,“那,给我一杯Espresso吧。 ”

        为什么你会不看清楚店名就进来啊?我暗自腹诽着,转过身去,认命般地替他泡起了咖啡。

        经过这一番骚动,店内的客人们的目光全部都聚集到了我们身上。

        居然在公共场合这么失态,今后会遭到怎样的议论啊......我绝望地想道,同时手指焦躁地在桌面上敲击着。

        我瞟了一眼红发男子,他依然站在收银台前等候着,表情变得有些严肃,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我叹了口气。

        我到底......给自己招惹来了什么样的家伙啊?



韦伯工作的咖啡厅放的音乐是卡朋特乐队的《Yesterday once more》。

       

评论
热度(17)

© 无名 | Powered by LOFTER